242:以牙还牙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倪烟莫百川242:以牙还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寒冬的天,倪烟穿着厚厚的羽绒服都觉得冷,但是杜爷还是一如既往的穿着那件旧式长袍,脚下踏着一双布鞋。

  “我是天生寒骨,不惧冷热。”杜爷神色淡淡。

  倪烟点点头,似是想起来什么,“哦,对了,我好像听你说过。”

  今年夏时,在机场送莫其深的时候,倪烟还开玩笑说杜爷体质比较适合做医学实验。

  “怎么就你一个人,维之呢”杜爷捻着佛珠,接着问道。

  “他去c城了。”倪烟回答。

  杜爷微微颔首,路过那名乞讨的中年男人身边时,他下意识地从身上摸出一张纸币要扔到碗里,就在快要扔的时候,一只素白的手挡在了他的手前,“别给他。”

  乞讨的中年男人愣住了,原以为今天要小赚一笔,没想到有人阻挡了他的财路。

  这个小姑娘也太残忍了自己不给钱也就算了,还要来阻止别人给钱

  没看到他这么可怜吗

  她跟刚刚那位一出手就是五毛钱的小同志比起来,可差远了

  中年男人的脸很不好看。

  杜爷抬头望去,手的主人是倪烟,脸上浮现出不解的神色,以他对倪烟的了解,倪烟并不是那种没有爱心的人。

  “他是职业乞讨人。”倪烟解释。

  “职业乞讨人”杜爷有些疑惑。

  倪烟接着道“简单来说就是以乞讨谋生的人,你别看他现在挺可怜的,到了该下班的时候,他吃的喝的,穿的住的比谁都好。”

  虽穷志坚。

  真正的穷人不会乞讨。

  这是八十年代,华国的经济条件正在蒸蒸日上,只要有一把力气,不是残障人士,基本上都不会饿死。

  在后世,职业乞讨人几乎随处可见,地铁上,商场里

  有的职业乞讨人身价几百万,在市里坐拥数十套房子。

  这个中年男人应该算得上是职业乞讨人的鼻祖了。

  “你是怎么判断出来他是职业乞讨人的”杜爷问道。

  倪烟语调淡淡,丝毫不怕被跪在地上的职业乞讨人听到。

  “你看他身强体壮的怎么也不像残障人士,既然不是残障人士,又正当壮年,为什么不能靠自己的体力去挣钱呢前面的米行扛一袋大米三分钱,全年招工。而且,我已经注意过了,一年365天无论风吹雨打,他从不缺席,这种人啊,利用人们的同情心谋取利益满足私欲,根本不值得同情。”

  “凭这些就可以断定他是职业乞讨人吗”杜爷捻着佛珠,反问道。

  “当然不止这些。”倪烟眉眼清隽,音调浅浅,“你看他虽然身形瘦弱,但是五官面容却神采奕奕,真正的乞讨者因为长期的温食不饱应该会呈现面黄肌瘦的状态,你看他哪里像吃不饱饭的样子”

  闻言,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身上冷汗涔涔。

  他在这里乞讨这么长时间,还是的第一次被人拆穿,而且对方还是个年仅十八九岁的小姑娘

  这种感觉真是

  看来他得换个场子了

  中年男人抬头看了倪烟一眼,然后站起来,狼狈的跑走了。

  看着中年男人逃跑的背影,倪烟的嘴角浮现出笑容,梨涡浅浅,“看,落荒而逃了吧。”

  笑容是会感染的,杜爷的嘴角也晕染出一丝弧度,仿佛在冰天雪地里开出了一朵花,万物复苏。

  吴颜遇根本就没有走远,而是躲在巷子后面看着这里。

  因为距离得太远,她有些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倪烟阻止杜爷给钱的动作却被她看得清清楚楚的。

  倪烟这是在干什么

  她是故意的吗

  她其实早就看到自己了

  就因为自己给了这乞讨者5毛钱,她就要阻止杜爷给钱吗

  不给钱也就算了她居然还赶走了那名可怜的乞讨者

  她为什么要这样

  真是太过分了

  吴颜遇紧紧咬着唇,看着倪烟的背影,眼底全是愤怒。

  “都十二点了,你吃饭没”倪烟从口袋里摸出一块腕表,看着时间问杜爷。

  “没有。”杜爷摇摇头。

  本着关爱空巢老人的想法,又想起莫其深的嘱托,倪烟接着道“那一起去吃饭吧,正好我也没吃。”

  “好。”

  杜爷原本以为倪烟会带着他去国色天香的,没想到倪烟直接把他带到了一条不知名的美食街。

  大冷天的,美食街人声鼎沸,各色食物的味道融合在一起,香是挺香的,但是对于杜爷这种吃惯了高档酒店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不习惯,毕竟是路边摊,卫生情况不可能做到那么好。

  杜爷转眸看向倪烟,未在她的眉眼中看到半分嫌弃。

  这人还真是不讲究

  事实上,倪烟这个人对吃食还真没有什么讲究,她上可以出入高档西餐厅,优雅的吃着牛排,下可以毫无形象坐在路边摊吃麻辣烫。

  只要好吃就行了,人活着如果顾忌这又顾忌那的话,还有什么意思

  “坐吧。”倪烟带着杜爷来到一个云吞摊位前坐下,“你别看这摊位听不起眼的,但是味道好着呢。”

  科技在发展,时代在进步,以前云吞只有在广莞那边才能吃到,现在随着下海经商的人越来越多,京城的美食也越来越多。

  杜爷倾身坐到倪烟对面,将佛珠放在桌子上,拿起随身带的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碗筷。

  倪烟微微挑眉,这人还挺讲究的。

  都来吃路边摊了,还顾得上卫生不卫生

  “老板,给我一碗鸡汤云吞,”语落,倪烟看向杜爷,“你要吃什么这里除了云吞还有肠粉。”

  “和你一样就行。”杜爷抬了下眼睛。

  “好。”倪烟点点头,朝店老板道“那就要两份鸡汤云吞,然后再来一份麻辣卤鸭头,鸭胗也要一份,嗯,就这些。”

  “好嘞,您稍等。”

  不多时,云吞和卤鸭头被端到桌子上。

  倪烟直接抓起一个鸭头,“我先吃了,你也别客气。”

  先吃一口麻辣卤鸭头,等麻辣鲜香的味道充斥整个口腔的时候,再喝上一口鲜美的鸡汤,那滋味别提有多美了

  见倪烟一脸满足,杜爷也试着拿起一个鸭头,咬了一口。

  嗯。

  味道虽然没有国色天香的那么好,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

  “你再试试鸭胗,鸭胗也不错的。”倪烟啃完一个鸭头,开始将目标转移到鸭胗上。

  吃着吃着就有些热了,倪烟将围巾摘下来,再看杜爷,额头上连一丝汗珠都没有,不禁羡慕起他的体质来。

  吃完饭,从美食街走出来,倪烟道“怎么样,路边摊的味道还不错吧”

  “比想象中的要好很多。”杜爷捻着佛珠。

  “你是第一次吃路边摊”倪烟有些惊讶。

  杜爷微微颔首。

  倪烟微微挑眉,“那你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

  不食人间烟火

  这是用来形容男人的

  杜爷嘴角含笑,“你还挺会夸人。”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说着,就在这时,一个捏着雪团的小男孩,为了躲避同伴的攻击一边笑着一边往这边跑来。

  小孩子玩起来根本就不看路的,眼看就要撞到倪烟了,杜爷还没来得及出手,倪烟便眼疾手快地扶住小男孩,“慢点慢点,担心摔着了。”

  小男孩抬头一看

  哇塞

  这个姐姐也太漂亮了吧,小脸瞬间就红了,“谢谢姐姐”说完就飞快地跑远了。

  倪烟看着小男孩的背影,笑着道“小孩子真好啊,无忧无虑的。”

  杜爷微微颔首,而后问道“如果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回到五六岁的孩提时光吗”

  “我小时候可没有这么无忧无虑。”倪烟眉眼含笑。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她五六岁的时候就得帮着干家务活了,干不好还得挨打,哪里有什么孩提时光。

  “你呢你愿意回到你五六岁的时候吗”倪烟反问。

  杜爷嘴角微勾,目光有些悠远,“大约也是不愿意的。”

  有些人的成长经历了千疮百孔,好不容易长大,谁又愿意将那些痛苦重新在经历一遍呢

  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他想回到三年前。

  提前遇见一些人,一些事。

  但这世上,哪有什么时间回溯之说呢

  思及此,杜爷嘴角的那抹弧度逐渐变得讥诮。

  因为倪烟还有事,走到十字路口时,就和杜爷道别了。

  倪烟走后不久,一只黑色的小鸟飞过来,落在杜爷的肩膀上,“小王八蛋”

  “你怎么来了”杜爷伸出食指敲了敲它的小脑袋。

  “饿了饿了我饿了”多多讨好地蹭了蹭杜爷的下巴。

  杜爷从腰间扯出一个锦囊,多多见到锦囊,整只鸟都变得有精神了,杜爷从锦囊里取出一些鸟粮喂多多,“你也只有饿了时候,才会想到我。”

  一只贪吃的鸟。

  “你主人苛待你了”见多多吃得头也不抬,杜爷好笑。

  倪烟带上口罩,乔装打扮了下,来到冰肌玉肤,想观察下店员的服务态度。

  冰肌玉肤虽然现在在京城卖的挺火的,功效也非常好,但是服务态度可一点也不能落下。

  后世多少高端品牌的柜姐因为耍大牌而被砸了招牌。

  毕竟客户不是拿钱来买气受的。

  可能是因为有提成拿的原因,倪烟连着去了四家店,四家店的服务态度都特别好,会主动给客户讲解会员制度,还会主动推销适合顾客肌肤的护肤品。

  当然,这一切也有培训的功劳在,在每一位员工上岗之前,倪烟都会安排国外的导师进行培训,员工手册的第一点就是不能势利眼。

  不能轻视任何一个顾客

  哪怕客户是穿带补丁的衣服进门的,也要笑脸相迎。

  倪烟很满意所看到的一切,打算给下个月就给她们涨工资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女子小跑着往这边走来,她太着急了,没看到前面有个玻璃门。

  扑通一下,直接撞到玻璃门上。

  “你没事吧”倪烟赶紧扶起她。

  这位年轻女子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烫着时下最流行的泡面卷,擦着大红色的口红,瞄着弯弯柳叶眉,一双标准的新月眼格外有神。

  但身上穿的却是一件天蓝色的工装,看样子应该是刚下班就跑过来的。

  倪烟突然想到,今天是冰肌玉肤出售限量版套装的日子,但现在这个点,限量版套装早就卖完了。

  “没事没事,谢谢你啊小同志我还有有事先走了”年轻女子站起来,往冰肌玉肤的店里跑去。

  年轻女子进店之后,倪烟取下脸上的口罩,整理了下衣服,也跟着走了进去。

  果然不出倪烟的所料,年轻女子就是过来买冰肌玉肤的限量版礼盒的,听到店员说售光了时候,她一脸惊讶的道“你们这个怎么这么早就卖完了我这刚下班,连衣服都没换呢”

  每个月的月初和月尾,冰肌玉肤都会分成两个时间段售卖。

  一个是早上九点,还有一个是下午的三点半,这才五点不到呢就卖完了

  店员笑着道“有的客户早上来的没买到,就提前排队等到下午一起买,不到四点的时候,礼盒就已经出售完了。”

  “还有这样的吗早知道我今天请假了”年轻女子一脸失望。

  店员接着道“虽然没有限量版套装了,但是我们还有不限量的,需要我为您推荐一下吗”

  年轻女子摆摆手,“不限量的我随时都能买到,我买限量版的是为了送人,这位同志,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

  她是真的很需要一盒冰肌玉肤

  店长看到倪烟过来,立即迎了上来,“倪小姐,您来了。”

  倪烟点点头,“把那个限量版套装给我拿一套。”

  套装虽然卖完了,但店里还留着备用的,以防万一。

  “好的,您稍等。”店长从里面拿出一盒冰肌玉肤的套装递给倪烟。

  “谢谢。”倪烟接过礼盒,不紧不慢地往外走。

  倪烟刚走出店门,刚刚那个年轻女子就追过来了,“小同志你等一下”

  “有事吗”倪烟微微回眸。

  年轻女子楞了下,似是没想到倪烟会这么好看,“小同志,请问你是怎么买到这个限量版的冰肌玉肤的啊刚刚我去买的时候,他们说早就卖完了。”

  倪烟微微一笑,“我和他们的店长有几分交情,这个是特地让他们给我留的。”

  年轻女子点点头,接着道“小同志,你等一下,咱们商量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倪烟问道。

  年轻女子接着道“小同志,先来个自我介绍吧,我叫李彤,在金镇路85号的晨光集团上班,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倪烟笑着道“我知道你不是坏人。”

  李彤道“是这样,小同志,我现在急需一套冰肌玉肤的限量版礼盒送人,请问你能把你手上的礼盒卖给我吗我愿意出三倍的价格去买可以吗”

  李彤的态度很诚恳,倪烟犹豫了下,然后道“不可以。”

  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呢

  一盒冰肌玉肤的价格是210元,三倍就是630元,这样一算她可要赚不少差价呢

  李彤急了,“小同志,你是不是嫌弃钱太少了三倍要是不行的话,五倍也可以啊价钱们好商量反正你跟他们店长有交情,到时候再让他们店长给你留一盒就是了这样你还能小赚一笔呢”

  倪烟笑着道“不是钱的问题,我也是要送人的,要不你留个联系方式,我明天再卖你一盒”

  “啊这么巧”李彤虽然有些失望,但依旧不肯放弃,“小同志,你就卖给我吧我要送的那个人是今天生日,过了今天就失去意义了”

  李彤是真的很着急。

  李彤家里有个不好说话,却非常有钱的长辈,这个长辈今年五十多岁,无儿无女,没有成家。

  谁要是能讨到她的欢心的话,以后就不愁没钱花了

  五十多岁的女人,皱纹是她的天敌,刚好这位长辈又极度重视外表,而冰肌玉肤的套装里面就有抗皱霜,她要是能在今天送上冰肌玉肤的话,肯定能讨到她的欢心,所以李彤才这么着急。

  见倪烟一直很犹豫,李彤咬咬牙,接着道“小同志,我出十倍的价钱”

  十倍啊

  210变成2100

  李彤的心都在滴血

  “好吧”倪烟将手中的礼盒递给李彤。

  这就同意了

  李彤有些惊讶,同时也在心里感叹着,果然没有一个人是不爱钱的。

  “谢谢你啊小同志”李彤接着道“不过我现在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要不你跟我去一趟银行吧”

  倪烟摇摇头,“你给我210就行。”

  “210”李彤愣了下,不是说好十倍价格卖给她的吗

  难道是她听错了

  倪烟接着道“这个冰肌玉肤的原价就是210,我要是收了你2100的话,不就成了敲诈了吗看得出来,你应该比我急,方便他人就是方便自己,这个你拿去吧。”

  李彤没想到倪烟会这么回答,心想这小姑娘人还挺好的,笑着道“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这可不叫敲诈勒索,小同志,你确定你要210卖给我”

  李彤虽然心疼那2100块钱,却也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

  倪烟点点头,“就当交个朋友吧,我叫倪烟,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行,那你也直接叫我名字吧。”李彤从口袋里拿出210块钱递给倪烟。

  倪烟伸手接过钱,两人一同离开商场。

  就在倪烟转身离开的时候,李彤突然叫住倪烟,“倪烟你等一下。”

  “还有事吗”倪烟微微回眸。

  李彤从口袋里摸出一本记事本和一支钢笔,“倪烟你电话多少啊方便留一下吗到时候咱们经常联系啊”

  倪烟认识冰肌玉肤的店长,到时候她想买多少盒冰肌玉肤都行,简直太方便了

  用限量版东西也比较好打通人脉。

  李彤觉得自己的今天的运气真是好到爆了

  倪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点点头道“好啊。”接着报出了一串电话号码。

  李彤记好倪烟的电话号码之后,接着将记事本上的纸张撕了一页下来递给倪烟,“倪烟,这是我家的电话号码”

  “好的。”倪烟微微点头。

  第二天是周六,倪翠花去了一趟吴家。

  有上次的经历在,这次她没有带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也没有带上官德辉。

  她是悄悄来的。

  吴家的门是关着的。

  倪翠花站在门口敲门。

  “笃笃笃”

  不一会儿,门开了。

  开门的人是吴大龙。

  看到倪翠花,吴大龙很开心的道“花姨您来了”

  倪翠花笑着将手上的糖果递给吴大龙,“大龙,你妈妈在家吗”

  吴大龙摇摇头,“妈妈去爸爸的公司了。”

  吴金树在京华村给倪烟负责工地,建筑公司没个人看着也不行。

  “那你姐姐在家吗”倪翠花接着问道。

  “在家,家里就姐姐和我们。”吴大龙回答。

  倪翠花点点头。

  吴大龙接着道“花姨您快进来坐。”随后又扯着嗓子朝里面喊,“大姐二龙来客人了你们快出来”

  倪翠花跟着吴大龙往屋里走去。

  吴颜遇和吴二龙从房间里走出来,“谁来了”

  “颜遇,是我。”倪翠花从后面走出来。

  看到倪翠花,吴颜遇的神色一瞬间就变了。

  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倪翠花。

  她只要一看到倪翠花,就会想到自己是被人扔掉的孩子,也会想起那悲惨的过去。

  “你怎么来了”

  “颜遇,我”面对吴颜遇,倪翠花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上次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家不欢迎你这种人,你赶快出去”吴颜遇指着门外道。

  吴大龙皱着眉道“大姐你怎么能怎么跟花姨说话呢你太没有礼貌了”

  “就是大姐你怎么能让花姨出去呢花姨她是客人她也是长辈”吴二龙也有些气愤。

  倪翠花平时对他们家那么好,吴颜遇怎么能这样呢

  吴颜遇低头看向两个弟弟,“这里没你们的事,你们快回房去”

  吴大龙不肯回去,吴二龙也站着不动。

  “快点回去”

  吴大龙顶不住压力,只好带着吴二龙往房间走去,快走到房间门口时,他回头看向吴颜遇,“大姐你要是敢对花姨不礼貌的话,等爸爸妈妈回来,我要告诉他们让他们揍你”

  吴大龙和吴二龙进屋以后,吴颜遇冷脸看着倪翠花,“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倪翠花红着眼眶道“孩子,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

  无论吴颜遇怎么对她,这孩子都是她十月怀胎的亲生骨肉。

  没保护好自己的孩子,是她没用

  她现在只想多补偿补偿吴颜遇。

  “原谅你”吴颜遇看着倪翠花,嘴角尽是讽刺的弧度,“从你把我扔掉的那一刻起,我就不会在原谅你当初既然决定把我扔掉,现在又何必惺惺作态你这样真是让我恶心””

  恶心

  原来她这个母亲让女儿感到恶心。

  倪翠花心里跟刀子在割似的。

  “颜遇,你不要这样,你听我解释,当年的事情是我也没办法,穆家老人重男轻女”

  她反抗过,但是反抗只会换来一顿毒打。

  那个时候倪烟还小,她娘家那头又没人撑腰,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刚出生女儿被扔掉。

  女儿被扔掉,她比任何一个人都难受

  “没办法没办法就可以扔掉自己的亲生女儿吗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一条人命如果我没有被我妈捡到的话,现在早就死了你没资格让我原谅你”

  每一个人都劝她放下过去,让她理解倪翠花的苦衷。

  他们说的轻巧,那是因为他们都不是被扔掉的那个

  他们永远也无法体会到她的痛苦

  “对不起对不起”倪翠花从包里拿出一个存折,“这是我这些年存的一些钱,密码是你的生日。”

  这些钱都是倪翠花卖辣条存的,加起来一共有九万多。

  九万块钱在这个年代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不需要”吴颜遇一把挥开递过来的存折,“你以为这些钱就可以弥补你对我的伤害吗永远不可能”

  倪翠花伸手捡起存折,脸上全是泪痕。

  吴颜遇低头看着倪翠花,“你想让我原谅你是吗”

  倪翠花看着吴颜遇,眼底闪过一抹喜悦的神色,“颜遇,你肯原谅我”

  “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我原谅你。”

  “你说”倪翠花迫不及待的道。

  吴颜遇接着道“你就把倪云也扔了,让她也尝一遍被人扔掉的滋味,我就原谅你。”

  凭什么这些痛苦让她一个承受

  让每个人都承受一遍,这才公平

  要不然,她永远都不会原谅倪翠花

  “什么”倪翠花不可思议看着吴颜遇。

  倪翠花怎么也没想到,吴颜遇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把小倪云也扔了

  她、她怎么能这样呢

  “怎么舍不得了”吴颜遇嘴角尽是讽刺的弧度,“既然你能在没办法的时候扔掉我,为什么不能在没办法的时候扔掉倪云呢就因为她是你最疼爱的小女儿吗你觉得你这样做公平吗”

  倪翠花看着吴颜遇道“她是你妹妹”

  没看好自己的孩子,是她的责任,可吴颜遇怎么能将这些愤怒转移到小倪云身上呢

  这件事跟小倪云有什么关系

  这根本不是公不公平的问题。

  倪翠花看着眼前的吴颜遇,只觉得这人过分的陌生。

  “我只有三个弟弟没有妹妹更没有一个被家人奉为掌上明珠的妹妹”

  看,一提到扔倪云的时候,倪翠花就变了。

  因为她根本舍不得倪云。

  什么迫不得已,什么没办法,这都是借口

  统统都是借口

  “除了这个要求,其他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倪翠花痛苦的闭了闭眼睛。

  “不需要,我只有这一个要求”吴颜遇接着道“你现在去把你最疼爱的小女儿扔掉,然后等她成年的时候,再把她找回来给她一笔钱,看看你最爱的小女儿会不会原谅你”

  倪翠花泪眼婆娑的看着吴颜遇,“颜遇,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这件事都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跟云云没关系,小人无过,我求你不要这样。”

  吴颜遇叹了口气。

  心里悲痛万分。

  她不知道为什么命运要给她安排这么一个母亲,一个如此恶毒,又如此偏心的母亲

  “倪云今年虚岁已经三岁了我被扔掉的时候才刚出生厚此薄彼,你有什么资格做一位母亲”

  倪翠花痛哭流涕,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吴颜遇接着道“既然你不愿意扔掉倪云,那我就再退一步。”

  倪翠花抬头看着吴颜遇。

  “如果你不愿意扔掉倪云的话,那就把倪烟赶出家门,断绝母女关系,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吴颜遇一字一句,让倪翠花的心渐渐冷却,“孩子、你在跟我开玩笑”

  她怎么可能跟倪烟断绝母女关系呢

  她做不到

  如果不是倪烟把她从大坝村带回来的话,她能有现在

  如果今天吴颜遇是倪烟的话,倪烟也会这么咄咄逼人吗

  答案显而易见。

  倪烟肯定不会这样。

  “我很认真”吴颜遇接着道“如果你真的是一位公平的母亲,如果你是城心要把我认回去的话,就应该让你的另外一个女儿也尝尝我当年所承受过的痛苦”

  如果倪翠花愿意和倪烟就此决裂的话,她就愿意原谅倪翠花。

  端看她在倪翠花心里的分量了。

  她不过是在以牙还牙而已。

  倪翠花看着吴颜遇,痛彻心扉的道“那是你姐姐孩子那是你姐姐如果不是你姐姐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你也不会有现在你、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一番话你的良心呢”

  良心

  吴颜遇看着倪翠花,嘴角尽是悲凉,她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

  倪翠话也好意思问她的良心呢

  他们都说倪烟帮过她。

  可倪烟若是没有郑家的话,她有什么能力能帮到她

  倪烟早就知道的她的身世了,却一直隐瞒着不说,帮她不过是因为愧疚而已。

  倪烟连路边的乞讨者都不放过,会那么好心的帮她

  是她之前看错了人

  “滚吧”吴颜遇不想再多说什么,指着门道“马上滚”

  身为一个被扔掉的孩子,吴颜遇已经一再忍让了,可这个与她有血缘关系的母亲,却一再让她失望

  倪翠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孩子,我希望今天的这番话只是你的一时冲动我先走了”

  吴颜遇本以为倪翠花还会留下来,继续祈求自己的原谅。

  可吴颜遇没想到,倪翠花居然走了。

  头也不回的走了

  明明她才是被扔掉的那个,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么多痛苦和委屈

  吴颜遇坐在椅子上闷声大哭。

  倪翠花失魂落魄的走在路上。

  她不明白,为什么吴颜遇会变成这样。

  明明这孩子以前不是这样的

  两个小时后,倪翠花才回到京华村。

  倪烟看她状态不对,便问她怎么了。

  倪翠花叹了口气,“我去找颜遇了,但她还是放不下以前的事,烟烟,你之前不是说要找颜遇好好聊聊吗她现在还在气头上,你最近这段时间还是别去了,以免她会迁怒到你。”

  她并没有说吴颜遇提出的那两个要求。

  在潜意识里,她还是希望吴颜遇能想通。

  人在极度冲动的情况下都会口不择言,说不定过段时间她就想通了

  倪烟微微蹙眉,“颜遇现在还非常生气吗”

  “嗯。”倪翠花点点头。

  误会解开就行了,倪翠花一趟又一趟,道尽了一个母亲的心酸,倪烟不明白吴颜遇心里还有什么心结。

  难不成真像莫其深说的那样,吴颜遇在上纲上线

  “就这么说了,我先上楼睡会儿。”倪翠花往楼上走去。

倪烟莫百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7006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