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疾风骤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西游之妖行纪第三百章 疾风骤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到底该怎么办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来!

  “到底该怎么办?”别府当中,太攀看着风孝文的身影,飞快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太攀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茫然来。

  他只觉得,这局势的变化,就好像是那倾斜的江河一般,明明在上一个刹那,平稳无比,但不过一个转身的功夫,就在顷刻之间,决堤而出,浩浩荡荡,势不可挡,席卷一切,淹没一切,势不可挡!

  然而这天地之间,局势的发展,情势的变幻,本就该是如此——所有的布局,就好像是那堤坝上一个又一个的蚁穴,当这所有的蚁穴串联到一切,当所有的布局,都衍化至最终的阶段,于是所有的布局,都在此时爆发,那堤坝,自然便在这一瞬之间,化为乌有,于是,天地变色。

  一直到天色将明,风孝文的身影,早已离开,但太攀依旧是端坐于石凳上,斜靠在几案旁,完全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不是他不愿意站起来,而是这一夜之间,陡然坠落于他肩头的,那沉甸甸的压力,让他到现在,都还处于恍惚当中,连站,都站不起来。

  一夜之间,他还是逍遥一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以一种超然无比的姿态,游走于这帝国当中,冷眼旁观这帝国当中的种种变故,就好像是在看一出折子戏一般——虽然他对万灵山的窘境,有所察觉,但在原本的他看来,虎死余威在,以万灵山的底蕴,纵然是被人类修行者,群起而攻,但也足以是支撑住千百年,令这局势,在千百年间,都安稳无比。

  只是,他哪里想到,那如同撑天神木一般的万灵山,在风孝文的口中,这一刻却是显得如此的脆弱,就好似,那决堤的河口一般,明明看起来,坚固无比,然而当浪头席卷过来的时候,便是在顷刻之间,化作齑粉。

  “唉……”一直等到日上中天的时候,太攀才是勉强站直了身躯。

  从这一刻起,他再也不能如先前那般,无所事事了——如今的他,背上背负的,是整个妖族的未来。

  先前的他,是戏台下看戏的人,但如今的他,却已经是被扔上了这戏台,成为了这折子戏的一部分。

  “风前辈啊风前辈,这轻飘飘的一句话,你们倒是轻松了,但叫我该如何是好?”太攀缓缓的从别府当中走出来,别府之外,正是日上中天的时候,穹天万里,一片碧蓝,不见丝毫的云彩。

  明明是秋末快要入冬的时候,但那日头,却是出人意料的,灼人无比。

  “妖族的未来?我又该从何着手!”按照风孝文的说法,万灵山的那些山主长老们,是将妖族的未来,赌在了他们几个天罡的身上,寄希望于他们,在万灵山覆灭之后,能够成长起来,接续万灵山的传承,正是如此,他们五位天罡的身份,在万灵山中,已成绝密,先前大河城之试,那些同为气之境的小妖们,对于他们的印象,也是在下山的时候,被山中的长老们施法掩去……

  如今,知晓他们五人身份的,整个万灵山,除开风孝文之外,就只有那些合道的山主长老们——风孝文说完的时候,太攀心中便已经知晓,那些山主长老们,所谓的将希望寄托于五位天罡,依旧只是一个托词,他们真正寄予希望的,是自己,是成就了完美周天的自己。

  太攀可以确定,在风孝文找上自己的时候,同样有人找到了胡为义,找到了水清灵,找到了其他的几位天罡种子,对他们说出了和自己一样的言语。

  然而,至始至终,他们几人,都只是为自己吸引注意力的伪装而已。

  万灵山的筹谋,从一开始,就是要造就出一个完美周天来,从大河城之试,选出天罡种子,然后再以那无穷无尽的浩瀚生机,以近乎是揠苗助长的粗暴的方式,催生出一位完美周天来。

  万灵山覆灭之后,几位合道半仙,想要接续传承,或许会有难度,但对于一位推开了天门的长生仙人而言,这只能说是反掌之间的事而已。

  整个浮生天地,所能承受的上限,便是长生仙人,换言之,一位长生仙人,足以在这浮生天地当中,横推一切,只要自己成就了长生仙人,那这浮生天地当中,就不会有任何人能够阻止自己,接续上万灵山的传承,哪怕是自己成就长生仙人之后,在这浮生天地当中呆的时间,算不上长,但在飞升地仙界之前,自己也能够给新生的万灵山,留下足够的自保的手段。

  ——长生仙人留下的手段,这浮生天地当中,那些合道半仙们,又有谁敢于用性命去试探?

  这,才是万灵山的山主们,在发现事不可为之后,最终的,最深的谋划。

  太攀心中,暗自想着这一切——他还不知晓,风孝文的消息,是山中有五位天罡,但天师府从万灵山中探知的消息,或者说是万灵山主动透露给天师府的消息,是山中虽有五位天罡,但这五人当中,已经有一人于中途夭折,如今现存的天罡,只得四人而已。

  若是太攀知晓了这一点,或许他对于万灵山中那些长老们的决心,会有更深一层的体会。

  “天师府!”看着头顶的烈阳,太攀缓缓的出声。

  和风孝文的一席交谈之后,对于天师府的强势,太攀有了更真切的感受,同时对天师府的警惕,也是提升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

  万灵山中,摆在明面上的实力,就已经有不下两位数的合道半仙,其中更有白先生这等纵横数千年的绝世巨擘,然就算是这样的实力,在面对天师府的谋算之际,白先生他们,依旧是不觉得有丝毫的胜算——这一次的谋算当中,天师府串联起来的实力,可见一斑。

  太攀很清楚,若非是完全看不到星豪半点的胜算,白先生他们,面对天师府的这一次谋算,绝对不会选择这一种最决绝的,最不留余地的,同时也是最为惨烈的应对方式。

  在这种名之为‘死战’的应对方式下,天师府筹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这一战,纵然是胜,但也绝对只是惨胜——整个人类修行界,整个浮生天地,,或许都会在这一战当中,被打到近乎是凋敝的程度。

  而这一战之后,凋敝的浮生天地,便是万灵山的诸位长老们,对太攀他们这些后辈,以及更在太攀之后的,那些在帝浆流之下化生而出的妖灵们的,最后的祝福与帮助。

  ……

  在太攀慨叹的同时,武安侯风孝文,也是极为少见的,带上了冠冕环佩,腰负长剑,缓缓的踏进了宣室殿中,而在这宣室殿内,这一代的汉帝刘启,已然是等候多时。

  “风卿,你真的决定了么?”看着一步一步踱进来的风孝文,刘启也是缓缓的起身。

  “陛下都知道了?”风孝文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动容。

  “这帝国当中发生的事,有什么是瞒得过我呢?”刘启一步一步的走到风孝文近前,丝毫不担心风孝文腰间,还悬着一柄长剑。

  帝寿五百,在这相对于凡人而言,悠长无比的寿元之下,皇帝的权威,以及对帝国的掌控力,可以说是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若非是开国的时候,高祖刘邦许下了共天下的诺言,分封天下,又加之那些诸侯王们,一代一代的继承人,皆是才智高绝之辈,这天下,早就彻底的落入了帝室的掌控,又岂会有今日的七王之乱——或者说,在帝室的压力之下,那些自高祖时代便传承下来的诸侯王们,若是接替者不够优秀的话,早就消散在了历史的尘埃当中,成为史书上的寥寥一笔。

  “也是,发生在这帝国当中的变故,有什么能瞒得过你呢?”风孝文也是摇了摇头,言语之间,丝毫没有其他人对刘启这位帝国至高无上的主宰者的敬畏。

  “既然如此,我的决心,陛下也该清楚才是。”

  “风卿,你若去,又至我于何地?”自始至终,刘启和风孝文的交谈,都是以‘我’自称,而不是‘朕’。

  相较于朝臣而言,同样寿元悠长,在刘启登极的同时,就出现在刘启的身边,伴随着他一点一点的,掌控住朝政,同时也是守卫他安全,为他挡下数次危机,经历了数次风险,以至于是坏了根基,合道无望的风孝文,才是刘启真正的挚友——也或许是唯一的挚友。

  “风卿,那自你以后,万灵山和帝室一脉的约定,又当如何?”

  “陛下且安心。”

  “此劫固大,但只要万灵山尚有一人存活,万灵山和帝室的约定,便会继续。”

  “既然如此的话,风卿,且珍重。”闭上双眼,良久之后,刘启才是慨然一叹。

  “求仁得仁而已!”

  “陛下亦当珍重。”

  “如今的局势,千丝百结,人,神,妖,错综复杂,帝国当中,内有七王陈兵于黄河之畔,外有匈奴虎视眈眈。”

  “其间局势,只怕未必是如陛下所预料那般。”转身踏出宣室殿之前,风孝文还是忍不住的提醒了一句,意有所指。

  “风卿,你能舍身求仁,难道我便不能?”

  “你为那些被捉起来的后辈,能够舍弃性命。”

  “我为了这天下的传续,同样是不惜身前身后名,更不惜此身!”风孝文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而刘启的笑声,依旧是在这宣室殿中回响。

  “陛下,天师府来人了。”待到笑声袅袅而去,才是有一个干瘦无比,身上几乎是只剩下骨架的老太监,从这宣室殿的背后,缓缓的出来,跪伏于刘启的面前。

  “不见!”刘启的脸色。

  “可是陛下,来人宣称,手中有边塞防图!”那老太监,依旧是跪倒在地上,风从门缝之间吹拂进来,卷起一阵一阵的阴冷的气息。

  “朕为天子。”

  “汉家天子,从来不受人威胁!”

  “更不会有任何的妥协!”

  “告诉他,无回谷,乃是汉土。”

  “无回谷之民,亦是汉民!”

  “朕不管他们在无回谷中,有什么谋划,但若是惊扰了无回谷之百姓,甚至,有百姓命丧于无回谷,朕便要下诏,禁绝天师府于帝国当中传道!”刘启稍稍抬起双眼,冷冷的道。

  “陛下,天师府来人了。”待到笑声袅袅而去,才是有一个干瘦无比,身上几乎是只剩下骨架的老太监,从这宣室殿的背后,缓缓的出来,跪伏于刘启的面前。

  “不见!”刘启的脸色。

  “可是陛下,来人宣称,手中有边塞防图!”那老太监,依旧是跪倒在地上,风从门缝之间吹拂进来,卷起一阵一阵的阴冷的气息。

  “朕为天子。”

  “汉家天子,从来不受人威胁!”

  “更不会有任何的妥协!”

  “告诉他,无回谷,乃是汉土。”

  “无回谷之民,亦是汉民!”

  “朕不管他们在无回谷中,有什么谋划,但若是惊扰了无回谷之百姓,甚至,有百姓命丧于无回谷,朕便要下诏,禁绝天师府于帝国当中传道!”刘启稍稍抬起双眼,冷冷的道。

  “朕为天子。”

  “汉家天子,从来不受人威胁!”

  “更不会有任何的妥协!”

  “告诉他,无回谷,乃是汉土。”

  “无回谷之民,亦是汉民!”

  “朕不管他们在无回谷中,有什么谋划,但若是惊扰了无回谷之百姓,甚至,有百姓命丧于无回谷,朕便要下诏,禁绝天师府于帝国当中传道!”刘启稍稍抬起双眼,冷冷的道。

  “朕为天子。”

  “汉家天子,从来不受人威胁!”

  “更不会有任何的妥协!”

  “告诉他,无回谷,乃是汉土。”

  “无回谷之民,亦是汉民!”

  “朕不管他们在无回谷中,有什么谋划,但若是惊扰了无回谷之百姓,甚至,有百姓命丧于无回谷,朕便要下诏,禁绝天师府于帝国当中传道!”刘启稍稍抬起双眼,冷冷的道。

西游之妖行纪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7005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