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琢磨琢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先撩为敬:国民男神,请自重第二百六十五章 琢磨琢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他喊了她几声,她没有应,于是就推了推她。

  辛晓月拍开他的手,翻了一个身,落在了茶几前的地毯上,依旧不省人事。

  王轩在她身边坐下来,背靠着沙发,理了理她乱糟糟的头发,宠溺地说:“晓月哎,酒量这么浅呀。”

  辛晓月没说话,他坐在地板上陪着她片刻。

  片刻后,他感觉即便是地毯,也挺凉的。

  记忆里,笑语就是有天淋了雨,着了凉,继而发烧,结果就是一批一批的医生换,最终也没留住笑语的命。

  王轩只觉得没来由的一阵心悸,慌乱之际,他连忙将辛晓月抱起来。

  辛晓月平时穿得很宽松。这一刻,入手一抱,王轩才发现十六岁的辛晓月不是小女孩了,身材凹凸有致。他没来由的一阵慌乱,还是努力克制将她抱上床。

  正要放下她时,辛晓月睁开朦胧的醉眼看着他,看得仔仔细细的。

  她眸子极其亮,在光线不明的房间里,更像是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似的。她看了许久,伸出手来抚上他的脸,问:“轩哥?”

  “嗯,是我。”他低声回答,嗓音不觉沙哑。

  “你回来了呀?”她双手都伸过来轻轻捧着他的脸,手柔软,动作温柔。

  “我回来,给你过生日,你忘了吗?”他非常克制地回答,努力保持冷静。

  辛晓月微微眯起双眸,想了片刻,像是想不起来,直接摇摇头,说:“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她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撒娇,然后将被子踢了。

  王轩惊讶地看着她。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辛晓月。

  “嘿嘿,又做梦了。”她闹了一会儿,忽然就嘿嘿笑起来,自言自语。

  他站在一边看着她,她忽然挣扎着站起来,只不过被子裹着了腿,她好几次都是快要站起来,又跌倒在床上。

  “哼。”她生气了,嘟着嘴。

  王轩俯下身来,关切地问:“晓月,哪里不舒服?”

  辛晓月冷不丁地蹭过来,一下子勾住他的脖子,得意地吃吃笑着。

  王轩动弹不得,屏住呼吸,只看着辛晓月眸如弯月,妩媚动人。那一张脸像极了梦境里的阿秀,但跟阿秀截然不同。

  阿秀是温柔的,美得内敛,却又不缺乏内心的刚强。而辛晓月像是一朵玫瑰,放肆妩媚又热烈。

  王轩垂了眸,不敢看她了。她却忽然停下了笑,忧伤地说:“轩哥,我好喜欢你啊。可是,我也只敢在梦里跟你说。”

  王轩无比震惊,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辛晓月就呜呜哭起来了,哭得非常伤心。

  王轩没跟异性相处过,辛晓月是与他最亲近的一个异性了。可是,她从没哭过。

  怎么办?

  王轩看着眼前捂着脸呜呜哭泣的辛晓月,手足无措。

  “晓月。”他最终心疼地将她搂入怀里。

  辛晓月就靠在他怀里,眼泪鼻涕的往他衬衫上抹。他搂着她,任由她哭泣,想起笑语有一次摔倒了,也是这样粘着他哭的。

  他想起笑语,就将辛晓月搂得紧一些,觉得怀中就是撒娇的笑语。

  不过,被搂紧的辛晓月一下子没哭了,随后挣扎着推开他,然后坐在床上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很忧伤地说:“轩哥,你喜不喜欢我?”

  王轩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今天之前,他甚至觉得辛晓月就是个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女儿,跟笑语似的。

  可是,今天,他发现她长大了,也发现她其实除了那一张脸跟笑语相似之外,再没有别的地方相似。

  “乖了,别闹,你还小。”他说。

  辛晓月嘟了嘴,然后眼神特别认真地说:“那我努力变得优秀,等我长大后,你会不会娶我呢?”

  王轩没有说话,辛晓月叹息一声,眼泪簌簌地流着,然后四仰八叉躺被子上睡着了。

  夜色如水,王轩看着床上睡相极差的辛晓月,心里烦乱得不得了。

  站了许久,他才上前将辛晓月挪正,盖上被子。尔后,他到了书房里,看着窗外的一轮月,抽了一夜的烟。第二天一早,吃完早饭,便跟辛晓月说有任务,要立马出发。

  实际上,那一次,根本没有任务,他回到沪上,将自己关在自己的小楼里,足不出户,整整三日。

  三天里,他的脑子一片混乱,一边是辛晓月妩媚微笑的样子和凹凸有致的手感,另一边是那一张酷似笑语的脸。

  三天后,他接到上级命令,奉命送一名牺牲的战友归家,同时给军烈家属送抚恤金和勋章。他看到了那个年轻战友的妻子,抱着骨灰盒,哭得肝肠寸断,数数落落地哭了很久。

  那年轻的女子大概哭的是两人相遇以来,聚少离多,不曾想日后相见就要在梦里

  他看着那个女子,想起阿秀来。

  卫轩上战场,一走就是五年,五年里,她独自撑起家,掌管家里事务,抚养笑语。大概成日里也担惊受怕。后来,他回来了,没过多少安稳的日子,又卷入谋反,最终家破人亡。

  然后,他又想起别的那些牺牲的战友。有一位战友与妻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男的牺牲,女的听闻噩耗,直接自杀了。还有一位,听闻牺牲,气得眼瞎

  诸如此类——

  那一天,他看着那个哭得肝肠寸断的女子,从来看淡生死的他,心里涌起无数zhēn ci般细细密密的难过。他一直认为人总是会死的,没什么好难过与不舍的。

  可这一天,他代入了父母,代入了辛晓月。

  他陡然就想,如果自己身死,如果,辛晓月是自己的妻子,那么,她会怎么样?

  他不敢想象!

  尔后,他又觉得自己对辛晓月有这样的想法,简直太禽兽了。她还那么小,而且长得跟笑语一模一样。

  她是晚辈,是女儿。她从小已经够苦了,应该得到长长久久的幸福,而自己所处的位置随时都有危险。他不应该将她拖进自己选定的命运里来。

  所以,他时时刻刻不忘记告诫自己:辛晓月是晚辈,是女儿,有无限光明的未来与前途。

  方如霞看自家儿子不仅没有回答,似乎还在发呆。

  “阿轩?”方如霞喊了一声。

  王轩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喊了一声“妈”。

  方如霞紧张地问:“是伤口不舒服吗?”

  王轩摇摇头,说:“没有不舒服。”

  “那你这孩子发呆干嘛?晓月是真心对你好的啊。”方如霞说。

  “我知道。”王轩垂眸。

  他怎能不知道?他见过辛晓月的一本本子。

  那本子,乱七八糟写了一堆。上面记得满满当当的都是他的爱好与禁忌,包括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并且,他每次受伤,抹药擦药的时间也会记录下来,伤口恢复情况也会记录,连这个伤口吃什么最好,不能吃什么,也会抄写一大段笔记。

  还有他随口说的话,提的要求,她都会记录下来。做到的就画一个大大的笑脸,没做到就画个加油的胳膊。

  在生活中,他若回来,在生活起居上,她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如此上心,他又不迟钝,他能不知道吗?

  “你光知道。你可想过吗?她一个女孩子,只身一人到澄川来已经要莫大的勇气与魄力了。再说,她入丛林,心思缜密就不用说了,可更重要的是入丛林,那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的。阿轩,这世间,你找不出对你这样好的第二个女子了。”方如霞语重心长地说。

  王轩沉默了。

  他醒来后,静姐就跟他说过辛晓月单qiāng匹马入丛林,引爆子母连环雷的事。他还刻意去想得这么深刻,目的就是不让自己失控。

  “你又不说话了?你心里当辛晓月是什么?”方如霞气得真想打儿子一顿。

  王轩还是沉默以对,原本已经整理好了,就当成长大的笑语。可经过自家老娘这样一分析,他又有些乱了。

  “你这孩子,我跟你爹都不是这种磨磨唧唧的性格啊。真是急死人了。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和你爹早把辛晓月当儿媳妇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方如霞直截了当。

  “我不知道。”王轩垂了眸。

  “我的大少爷啊。你是王轩,你不是卫轩。阿秀跟你半毛钱关系没有,你要怕让辛晓月守寡,这次伤这么重,申请退伍。哪个行业不是报效祖国啊?你看这次的金融战争,你老娘我又不为国披挂上阵吗?”方如霞这性子火爆,一股脑全都说了,末了才又问,“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王轩只觉得乱糟糟的,便摇摇头,说:“我累了,想休息。”

  “王轩,我告诉你,你就慢慢作。辛晓月正在远离你,不抓紧时间,到时候辛晓月飞了,你别找我哭。”方如霞“嗖”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走出了监护室。

  门外,在看小视频的静姐问:“如何?阿轩怎么说呢?”

  “别提了。我现在总算知道辛晓月为啥那么愤怒,那么失望了。”方如霞气匆匆地回到住所,喝了一杯咖啡,就开始琢磨闹出点什么动静,把辛晓月再留一留,至少不能让她跟江瑜一起走。7

先撩为敬:国民男神,请自重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6824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