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应该”两字请删掉!(五更~感谢馋猫mimi+~)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零甜妻萌宝宝第277章 “应该”两字请删掉!(五更~感谢馋猫mimi+~)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徐随珠丢了包子爹一个卫生眼,牵起和戏精龟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包子,和他打商量“兜兜,这里太阳晒,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啊?麻麻把垫子铺上,你和龟龟在垫子上玩。”

  “呼噜呼噜!”

  戏精龟看到她,抬起前爪搭在她鞋面上,伸着脖子定定瞅着她,好似在问人类,饵料咧?

  这都发生过多少次了,徐随珠岂会读不懂?借着从包里拿毯子的机会,喂了颗饵料给它。星际牌饵料的存货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嘤~

  戏精龟才不管她的表情有多肉痛,吃到了心心念念的饵料,满足地趴在垫子上犯懒。

  小包子见戏精龟这么惬意,也满足地陪着它犯懒。

  一人一龟在蓝天碧海为背景的画面里,显得是那样和谐美好。

  徐随珠跟着在两只小的旁边坐了下来。

  身体后仰,双手撑在身后,仰头望着蓝得没有一丝瑕疵的天空,心情惬意哼起了歌。

  陆大佬忽然伸出手,将她扎丸子头的皮筋抽了下来。

  顺滑的黑发,如瀑布一般散落在她如柳的小蛮腰上。

  轻风拂过,发丝微扬,在他心海间荡起阵阵涟漪。

  徐随珠歪头看着偷袭成功后笑容荡漾的某大佬,无奈又好笑,甩了甩长发说“抽个皮筋就开心成这样?幼不幼稚啊你!”

  陆大佬顺势想在她旁边坐下来。

  “等等!”徐随珠示意他别动,而后指指边上特地为他带着的靠背小木椅,“你坐那个。”随后又咕哝,“直接席地坐,就不怕腰椎受力、二次受伤吗?真是的,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体……”

  陆大佬闻言,心里无比熨帖。挪过小木椅坐下后,和她一起欣赏海岸线的美丽风光。

  徐随珠看到一个被浪头打上岸的海螺,忆起和戏精龟在这片海滩相遇的画面,不一定是第一次相遇,但绝对是让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因为戏精龟送了她一个宝箱。

  由此想到那艘被海底淤泥大半覆盖的古老沉船。

  想了想,扭头对陆大佬说“你好好养伤,等痊愈了,我送你一份礼物。”

  陆大佬挑眉,眸底浮现温柔的笑意“是我俩的定情礼吗?”

  徐随珠“……”脸皮越来越厚了大佬!

  “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陆大佬笑着说,“我可以先知道是什么礼物吗?”

  徐随珠沉吟片刻,反问他“你相信海里有沉船吗?不是普通的破落小渔船,而是十分具有考古意义的古代沉船。”

  陆大佬听出她话里的深意,挑了挑眉,却没有打断她。

  徐随珠抱着膝头,望着远方继续说“可能这片海域就有一艘。爷爷应该也有所怀疑了吧?上次小海龟捡回来的红宝石,瞧着不像是原生态的。”

  顿了顿,扭头看向他,“你是不是想说,单凭一颗红宝石就怀疑这里有沉船,是不是有点牵强?那我给你看看这个……”

  她借着包包,从系统包裹格拿出戏精龟送小包子的那颗绿松石,递给他“这也是小海龟捡来的,我对照古籍研究过,这绿松石,很可能是大清年间的产物。”

  陆大佬接到手上观察许久,视线与她对视了几秒,忽而笑起来“孩子妈,我知道海洋所到底该研究什么了。”

  徐随珠咽了口唾沫“你……不会是想研究沉船吧?”

  “你觉得怎么样?”

  徐随珠舌尖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唇“……我觉得,应该可行。”

  “应该”两字请删掉,谢谢!

  这不就是她的初衷吗?啊啊啊!她在心里大声呐喊。

  陆大佬妥妥滴神队友!

  她还没带他去找沉船呢,他就把后续的路子铺好了。

  毕竟那么大一艘古沉船,真要捞上来,会惊动不少部门。

  到时候纷纷来追问“怎么发现的”,她又该如何解释?

  而有了海洋研究所这块金字招牌挡在前面,谁会怀疑到她个人头上?

  都说是海洋研究所了,不就是在大海里做文章……呃,不,是做研究么?研究过程中发现沉船,再自然不过的事啊……

  两个人就着海洋所研究的可行性方向,想到一点是一点地展开了进一步的讨论。

  “嘛!嘛!”

  “吧!吧!”

  小包子见两人只顾着聊天,都不看它和龟龟做游戏,小嘴巴一噘,不高兴了,一步三摇晃地冲进徐随珠怀里。

  陆大佬庆幸自己坐在椅子上。要是跟孩子妈一样,席地而坐,被小家伙这一冲,还不撞个腰椎骨二次骨裂啊,囧。

  他必须得快点把伤养好,这样才能抱着儿子举高高、玩飞飞,也才能和孩子妈一起徜徉在大海母亲的怀抱里,寻觅沉船、研究海底生物……

  咳,海洋研究所还没影呢,遇事习惯先定计划的陆大佬陆所长,就已经把海洋所未来几年的工作方向和目标拟定好了。

  要不是孩子妈让他留在岛上陪儿子,他都想当天就跟她回镇上,着手实施起来。

  徐随珠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一准瞪他

  胡说!让你留岛上主要目的是养伤、养伤!哪是让你看儿子!指望你个伤患看管个横冲直撞的小子吗?

  看看你兄长,当初来的时候那么羸弱一副身体,在岛上住了不到一个月,就已经能行走自如了,原因是什么?一是愉悦的心情、二是安逸的环境。

  (经常被遗忘的陆大少本少该高兴此刻终于有机会出镜了吗?但能不提本少羸弱的身体吗?本少也是要面子的!)

  话又说回来,自从出院后和孩子妈同住一个屋檐下,陆大佬的心情好得没话说,再愉悦的话怕是能飞起来咯。主要是太操心,她上个班,他要送;她加个班,他要陪……谁见过这么劳碌的骨折病人?

  人家医生再三叮嘱他多睡硬板床,他倒好,跟个没事人似的,早上大家都还在睡,他已经起了,绕院子溜达一圈嫌不够,还跑去街上溜达一圈,人高马大的在居民跟前亮个相——

  以至于现在,镇上居民没一个不认识他的。回来不忘捎几副烧饼油条,乐滋滋地跟她讲新街东那谁谁的娘,夸他勤劳;南巷尾那谁谁的爹,夸他出息……

  八零甜妻萌宝宝



八零甜妻萌宝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8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