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倒霉催的陆大佬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零甜妻萌宝宝第274章 倒霉催的陆大佬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看傅总是有意帮扶你。”眼明心亮的林国栋呷了口酒说道,“拉你入股,又不用你的手艺,这跟送钱给你有什么两样?”

  徐随珠仔细一想,似乎是这个理。

  手摇榨汁机的原理其实简单得很,样品放到懂行的师傅手上,拆装个几次,就能把原理摸清、图纸描出来;难的是批量生产中塑料压模需要的模具,而这就需要有经验的模具师傅了,跟表哥的木工手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

  傅总真想闷声发大财,完全可以在弄懂原理后,绕开他们兄妹,另外找个模具工绘图、刻模具,然后批量生产。

  所以傅总真的是变相在帮衬他们?

  徐随珠转头看向身旁的大佬。

  陆驰骁给她剥了只虾,徐徐分析道“双赢吧。眼下各地的企业如雨后春笋,隔几天就冒出几家,谁不想争这块蛋糕?可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也有限。何况他本来没打算往轻工业上发展的,这不看到你们兄妹俩捣鼓出来的榨汁机,觉得有戏,这才发心办厂子的,他的重心还是以房地产为主。榨汁机厂的盈利,纯属当零花钱用……”

  徐随珠听了不由咂舌榨汁机厂抢占先机办起来,稳定后盈利不会少,拿几十、上百万当零花钱,也就傅总了。

  看到她的表情,陆大佬笑起来“所以别有压力。他玩票性质地试水,成了大家一起赚,他赚大头、你俩分点小利。不成也没多少损失。比起他花心思大投入的房地产业,这不过只是个零头。再说了,技术入股后期分红,那也要成功才行。不成哪来的盈利给你们分红?”

  话是这么说,但大家心里门清下海没有不担风险的,尤其还是处于摸石头过河的初级阶段。兄妹俩的风险,相当于傅总替他们担了。

  徐随珠想了想说“一家企业,想要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单凭一件产品哪够啊。只有不断推陈出新,才能让企业源源不断焕发活力。所以哥,咱俩合计合计,争取在手摇榨汁机面市前,再捣鼓个半自动、全自动的出来。”

  林建兵目瞪口呆“……”

  他就是个半吊子木匠啊!不是产品设计师也不是模具工程师,这等艰难复杂的任务,交给他真的合适?

  “哈哈哈哈!”徐随珠看到表哥的表情,愉快地笑出了声,拿陆大佬的话安慰表哥,“不要有压力,我们可以的!”

  “……”不!这个他恐怕真的做不到。

  陆驰骁看着孩子妈鲜活的笑容,嘴角勾起弧度。

  傅小弟没说错,徐老师就是座宝库——再刁难的问题摆到她面前,总能挖出个既快又好的解决办法。

  他们兄妹还觉得占了傅正阳便宜,殊不知,真正占便宜的是那走运的家伙。

  遇到他家徐老师,傅小弟走大运了!哼哼!

  不管怎么说,榨汁机厂的开办是桩喜事,大家的胃口跟着好了不少。

  加上陆大佬迷上了投喂的满足感,自己吃一筷,就往她碗里添两筷,还给她剥了小半盘对虾,吃得她肚子溜圆。

  不能再吃了,徐随珠放下筷子,问姑父“姑父,明天早上我们几点出发去福聚岛呀?”

  “我随你们。”林国栋说。

  他起早惯了,天蒙蒙亮就出海那都是常有的事。

  但想着侄女上了一个礼拜班,兴许想睡个懒觉呢,就由他们自己定时间。

  反正他明天不打算出海,权当给自己放个假,好好陪陪侄孙。

  “那还是老时间,六点半吧?”

  “成!”

  吃过饭,林建兵麻溜地拿来洗碗盆,将桌上的残羹冷炙收拾干净后,抱着洗碗盆主动去古井边洗碗。

  嘴上说“随随做的菜味道太好,一不留神吃撑了,干点活消消食。”

  心里头有杆秤总不能既让表妹做饭、又让表妹洗碗吧?这要是让老娘知道,还不拿锅铲敲自己的头啊。

  至于其他人——一个是他老子、一个伤势未愈,还有个小许倒是身康体健,可他是老爷子身边的得力保镖,瞧那一身纠结的肌肉,洗个碗真怕他把碗捏碎。

  这么一思量,还就他最适合干这活。

  陆大佬眼睁睁看着大舅子抢走了本该属于他在孩子妈面前表现的机会,谁让他身上缠满了绷带,有心却无力呢!

  洗碗轮不到他表现,那就——浇花吧。

  他搜索了一圈,发现也就这活适合眼下的他——右手没受伤,拿葫芦瓢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浇水还是没问题的。

  徐随珠无语哪有大晚上的给花草浇水的?

  抽着嘴角夺过葫芦瓢,撵他和小许去姑父家睡“回去洗漱了早点睡,明早六点半出发去福聚岛。”

  “我睡堂屋不行吗?”陆大佬幽怨地看她,“就你们娘俩我不放心。”

  “这是我家,你有啥好不放心的呀?”徐随珠好笑地睨着他问。

  心说以前没你,不也是娘俩独自睡的?

  再说了,你一个伤患,自己还需要人照顾呢,留这儿能有啥用?

  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大佬也是要面子的呀。

  “堂屋的钢丝床太软,你需要睡硬板床。”

  这个理由太充分,陆大佬无从驳起。

  可惜儿子睡着了,没法和他组成统一战线,只能和小许一起,去了林家。

  走之前再三叮咛,让她把门栓上好、房门锁好。

  徐随珠点着头,他说什么就应什么。心里那个无奈啊,她姑都没这么操心。

  操心的陆大佬一步三回头,直至看到院门被孩子妈关上,才叹了口气,收回视线。

  第二天一早,起得比小许还早,三两下搞定仪容仪表,踏着晨露就过来了。

  隔着镂空的院墙砖,见堂屋门还没开,心猜娘俩个应该还在睡,便没敲门,而是兀自绕着院墙溜达。

  溜达到十几圈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粗犷的吆喝“喂!前面的小伙子,你大清早在别人家门口转悠什么?别耍赖,我留意你好一会了,起码转了十几分钟了吧?想干什么!”

  倒霉催的陆驰骁“……”

  他是谁?他在哪儿?

  生平第一次被人当做宵小一辈的陆大佬,就差没被人敲着脸盆、喊打喊杀……

  八零甜妻萌宝宝



八零甜妻萌宝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8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