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作妖的陆大佬(求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零甜妻萌宝宝第223章 作妖的陆大佬(求月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天晚上,徐随珠意外地失眠了!

  想平时她的睡眠质量多好啊,闭上眼不出分钟铁定睡着。可这天晚上不知怎么的,都快半夜了还睡不着。

  绵羊数到三百只,依旧清醒得能跳起来打虎跃。

  翻来覆去大半个晚上,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次日大清早,海鸟“欧欧”声中,她被小包子摇醒。

  “嘛!嘛!”

  “怎么了宝贝?”她闭着眼睛抱住小家伙,“麻麻没睡饱,兜兜再陪麻麻睡会儿吧。”

  “嘘嘘!”

  “……”

  徐随珠想说没事,就这么尿吧,你穿的是星际牌无敌尿不湿。

  蓦地清醒过来哎呀!宝贝会喊“嘘嘘”了。

  最近确实有教他白天尿尿了要主动喊人,没想到这么快就点亮了这项技能,必须点赞!

  “真棒!”

  吧唧亲了儿子一口。

  一高兴,瞌睡虫也打跑了。

  一骨碌爬起,抱起小包子匆匆到外面把尿。

  迎面碰上她姑从灶房出来。

  “这么早醒啦?”

  “姑,兜兜会喊嘘嘘了!”

  “是吗?”徐秀媛高兴坏了,“那我抱他去,看你眼皮肿的,再去睡会,还早呢。其他人都还没起,估计昨晚有点喝多了。”

  “嘛!嘛!”

  谁知小包子拽着她不松手。

  不晓得是不是刚醒,还有些黏人。

  徐随珠就说“姑你忙你的,我抱他去吧。”

  嘘嘘完,她带小包子去洗漱。

  结果小包子非要回房。

  到了房里,扶着床沿熟门熟路地摸到床头的写字桌,指指上面的黑色传呼机“吧?”

  徐随珠明白了——敢情是惦记着他爹今早的语音。

  不过今天好像晚了……她看了眼手表,往常这个点早发来早安讯息了。

  兴许……忙忘了吧?

  可大人能理解,孩子不懂啊,巴巴守着传呼机,一步不肯挪开。

  这么一直等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徐随珠就同儿子打商量“宝贝,我们去看大海龟有没有在养殖场安家好不好啊?”

  “龟龟?”小包子扑闪着睫毛眨眨眼。

  “对!我们去看龟龟起床没有,好不好啊?”

  “不!”思考几秒,小家伙蹦出一个字,然后继续盯着传呼机。

  陆夫人起来后听说孙子因为儿子今天没发语音传讯,巴巴守着连早饭都不肯吃,心疼极了。

  心里把作妖的儿子骂了千百遍你说你这个当爹的,既然坚持不了,搞什么一天三次千里传音嘛,看这事儿整的……

  嘴上心肝肉肉地耐心哄着小包子。

  一家人齐心协力,总算成功地把小家伙逗开心了,把他哄到外头吃早餐。

  “宝贝,吃完早餐,麻麻推你去溜达一圈怎么样?咱们去看大风车。”

  “龟龟!”

  “好,和龟龟一起。”

  徐随珠以为成功地转移了儿子的注意力,心里不由暗松一口气。

  没想到完全不是她理解的意思。

  小包子吃饱后,拍拍肚子,坐在房间的门槛上,朝沙滩方向喊“龟龟——龟龟——”

  戏精龟火速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龟爷爷优哉游哉地继续在养殖场划水。

  吴美丽早上去投放饵料,它还凑趣地划过来吞了两口。

  大概是年纪大了,昨天环岛溜达了一圈,累得够呛,今天说什么都不肯再上岸来了。

  只有戏精龟精神十足,啪嗒啪嗒爬到小包子跟前。

  一开始对它来说困难十足的台阶,经过几十、上百次的上上下下,已经爬得很溜了,完全不需要人帮忙。

  爬到小包子跟前,脑袋蹭蹭小包子的腿。

  小包子也亲昵地摸摸它,然后扶着门框站起来,一边往里挪小步,一边回头喊“龟龟”,想让它也进来。

  戏精龟呆住了。

  好不容易爬上台阶,以为能喘口气了,顺便撒个娇卖个萌蹭颗饵料,没想到还要翻过一条对它来说堪比登山的门槛,这会不会太为难它了?它还是海龟宝宝啊!

  看它发懵,大伙儿忍不住发笑。

  “哎哟,怎么和我们兜兜一样可爱呀!”

  离它最近的陆夫人,忍不住出手帮了它一把,直接抱它进了屋。

  大家也跟了上去,想看看这俩小的到底想干啥。

  只见小包子进了房间,哒哒哒地冲至写字桌前,扶着桌面踮起脚尖。

  咦?黑黑的盒子哪儿去了?

  “嘛!嘛!”

  小包子急了,回头喊徐随珠。

  徐随珠只得把塞进抽屉的传呼机重新拿了出来,放到桌面。

  小包子这才笑起来,朝戏精龟招招手“龟龟!”

  一人一龟,一个扶着桌面站着,一个昂着脖子看着。

  早上那副巴巴守着传呼机的场景,又回来了。

  只不过主角从一个娃,变成了一娃一龟。

  “唉……”不知谁轻叹了一声。

  陆夫人又想骂儿子了。

  徐随珠这下也没辙了,索性由他去。

  “让他们在这待会也行,无聊了兴许就转移注意力了。”徐随珠拿出垫子铺在地上,积木、玩具放上头。

  小包子回头看了一眼,瞅到弹弓,伸手说要。

  “要就自己过来拿。”徐随珠招招手,可不能惯出伸手要的毛病。

  小包子只好哒哒冲过去,扶住垫子边的小椅子,小心翼翼地蹲下去,抓了弹弓,再扶着小椅子站起来,哒哒冲回写字桌前。

  一只手上拿弹弓,另一只手抓力不够,没扶稳桌沿,差点摔倒。好在有惊无险,继续巴巴瞅着传呼机,充当望爹石。

  “随随,随随,老郑带人来了。”

  吴美丽在外头喊。

  “你去忙,兜兜我会看着的。”陆夫人说。

  徐随珠点点头“行,不用刻意哄他的,过会儿无聊了会自己找玩具玩。”

  走之前,摸摸儿子的头,对他说“麻麻出去一下哦,你累了就在垫子上和龟龟一起玩积木。”

  小包子乖巧地点点头,眼睛依旧一瞬不瞬盯着传呼机。好似没等到今天早上来自他爹的语音传讯,就不准备离开房间似的。

  那厢,老郑这趟去,带来了十几个村民,都是渔场下岗的工人,没技术没文化,也没钱包渔场,唯一有的就是一把子力气。

  这大热天的没人雇他们打短工,正一个个家里蹲着发愁,听说岛上又要建房子了,哪有不乐意的,扛上工具就过来了。

  八零甜妻萌宝宝



八零甜妻萌宝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8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