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不存在的配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零甜妻萌宝宝第187章 不存在的配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提到大胖孙子,陆夫人更是笑不拢嘴。

  “今天,陈连凤看到我们兜兜,还故意笑我,说没亲孙子抱,抱抱别人家的娃也好。我刚想喷她,被王大嫂抢了话,告诉她那就是我亲孙子,嫡亲的大孙子!陈连凤那嫉妒的嘴脸哦,立刻拉得跟马脸一样长,哈哈哈!我都不忍心怼她,但我想了想,不怼白不怼,就把她当年嘲讽我的话,一字不落还了回去,刚说完,你们猜怎么了?我们宝贝兜兜啊,突然蹦出了一个字对!”

  回想打脸的那一幕,尤其是陈连凤吃屎一样的难看脸色,陆夫人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笑得眼角泛泪花。

  陆老爷子听完也忍俊不禁。

  唯有徐随珠一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小家伙自从开始鹦鹉学舌,动不动在大人说完话后蹦出一两个字,完了还巴巴瞅着你,要你夸他。

  陆夫人听徐随珠说了小家伙这段时间的成长变化,笑得更开怀了。

  “哎哟我的心肝宝贝!你就是我们家的开心果、小勇士,奶奶太爱你了!”

  “咿呀——”小家伙一兴奋就开始飙高音。

  “老陆!”

  “老陆!”

  这时,得知陆老爷子从疗养院回来的老朋友兼昔日同仁,风风火火地登门了。

  “哟!这就是外面都在传的胖小子?确实养得好啊,跟年画里的锦鲤童子似的。阿骁这小子行啊,瞒得够紧!”

  一来就乐呵呵地逗起小包子。

  小包子好奇地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还胆大包天地伸出小胖爪,去揪离他最近那位老爷子的长胡子,惹得该老爷子哈哈大笑。

  陆老爷子眼一瞪,佯装不高兴地问“你们是来看我的还是来看我曾孙的?”

  “都看都看,哈哈哈……”

  一帮退休多年的老头们,笑起来嗓门依旧洪亮。

  “诸位爷爷难得来,坐下来慢慢聊,中午就在咱家吃,我去吩咐厨房备几个下酒菜。”陆驰骁起身说,并朝徐随珠使了个眼色。

  徐随珠懵懵地跟着站起来,在众人促狭的眼神中退场。

  “你拉我出来干嘛啊?”她小声问,“我怕兜兜闹腾起来,吵着爷爷他们。”

  “不会的,不还有妈在么。”陆驰骁单手插兜,倚在月亮门洞上看她,“你昨天说的是真的?”

  “嗯?”她不解地抬头。

  “就是一种能温养神经、促进人体新陈代谢的药?”

  他不应该催她的,但一想到一躺七年的兄长,终究还是迫切了。

  徐随珠点头。

  “是中药吧?市面上找得到配方所需的药材吗?算了,我直接带你去药铺,你进去自己挑,然后我安排地方熬药。”

  说着,他拿出一个信封,看着厚厚一沓。

  连配药的钱都准备好了?

  徐随珠心下叹气,说“你等我一会儿。”

  她怕再点个头,真的会被大佬打包拉去中药铺,然后等着她买药、熬药汁。

  可所谓的配方是不存在的。

  脑子里唯一的配方是驱蚊香囊,总不能照着这个抓吧?这要是熬成药汁……徐随珠打了个哆嗦,不敢想。

  幸亏她有所准备,昨晚睡前把聪明豆碾碎,用基础保健液和多维素液兑了二十毫升半透明的药水出来。

  “给。”

  从房间出来,递给他一个奶瓶。

  没办法,手上没有合适的容器。

  包裹格里倒是有一套保鲜盒,可行李当时是他帮着一起收拾的,带了啥、没带啥一目了然,她可不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表演魔术。

  陆驰骁接过奶瓶,看着小半瓶晃荡的浑浊液,狐疑地看她一眼。

  “你要不相信,可以拿去化验,看成分如何再做决定。”徐随珠耸耸肩。

  陆驰骁沉默片刻,把奶瓶揣进裤兜“我去趟医院,回头爷爷问起,你随便找个由头,先别告诉他。”

  “知道了。”担心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嘛。

  “这个奶瓶以后别再给兜兜用了。”

  成人用药和小家伙共用一个奶瓶,陆大佬突然有点担心儿子。

  徐随珠“……”

  反应过来,伸着尔康手喊冤“喂!你什么意思?我可没虐待你儿子!”

  回答她的是个挺拔的背影。

  中午吃饭的时候,没看到陆驰骁,陆老爷子确实问了“阿骁呢?”

  陆夫人几个齐齐转头看徐随珠。

  徐随珠一噎看她干嘛!他俩又没绑一块儿。

  “哦,他说临时有事要办。”

  “噢——”

  大伙儿拖着长音了然一笑。

  “来来来,趁热吃,既然有事,就不等他了。”陆夫人热情招呼留下蹭饭的老爷子们。

  陆老爷子笑呵呵地端起酒盅,跟老战友们显摆“尝尝这酒,养身滋补,对身体只有好处没坏处。”

  “酒不都一样?”

  “就是!老子喝过的酒,加起来比老陆你家后花园的池塘水都满,再贵的酒也就那味。”

  说归说,其实个个馋得要命。

  许是年纪大了,家里拘着他们这不能喝、那不能吃的,别提多郁闷。难得有酒喝,谁不喜欢?

  啜一口,哦哟!确实不一样,入喉暖洋洋,有烈酒的芬芳,却少了那种过猛的刺激感。

  仿佛一股暖流,所到之处,四肢百骸都得到了极大的滋养。

  在座都是退休的大佬,年轻时谁没上过战场?身上多少带着陈年旧疾。一盅酒下肚,顽固的旧疾似乎有所缓解。

  “好酒!”

  “痛快!”

  “老陆,好东西记得分享啊!”

  “老陆我不贪心,匀两斤给我就满足了。”

  “老陆……”

  “不行不行!”老爷子视酒如宝,抱着酒坛子不撒手,脸色红润、嗓门洪亮,“一共才几斤?我自己喝都不够。给你们喝一盅就不错了,还想分走我的酒。不行不行!”

  “老陆你这就不对了吧?我哪回有好东西没匀你?”

  “老陆你大方点!别这么小气巴拉的!”

  “算了,这么小一坛,老陆自己都不够喝。老陆,你就说哪里买的?俺们自个买去!”

  “对对对!哪个酒厂出的,直接上厂里批发去!”

  “……”

  陆老爷子老姜一块,会告诉他们这酒是未过门的孙媳妇自己泡的,外头根本买不着?才不说!

  八零甜妻萌宝宝



八零甜妻萌宝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8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