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到头来罚的是谁?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零甜妻萌宝宝第173章 到头来罚的是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来扇吧。”陆大佬显然一刻都不想离开儿子。

  徐随珠二话不说呈上大蒲扇辛苦辛苦!

  “阿阳的楼盘,至少还要几年才能入住,我先在镇上物色个院子,你有中意的吗?”陆大佬低声征求她意见。

  既然打算在这里安家,那么准备工作得做起来了。

  “我现在住的那个不挺好的么?”徐随珠老脸窘了窘。

  感觉这进度有点快啊。前一刻还在犹豫,这一刻竟然商量到了婚事,这还筹备起婚房来了。

  陆大佬看了她一眼,不觉得这有什么。

  谈婚论嫁,房子是首先需要准备的。

  如果是在京都,哪用这么麻烦。

  不仅有闲置的老宅,而且以他的资历,问单位申请一套三居室公房毫无压力。

  可她既然希望在这里安家,那就在这里置办。

  “是不错,就是小了点。”陆大佬想了想说,“回头我问问你西边那户人家。”

  “人家没说要搬,你问上门不太好吧?”徐随珠以为他是想买西边户人家的院子。

  陆大佬笑笑“我看他家和你院墙紧挨着的宅基地空着一大块,肯卖的话,圈到你院子里,足够添间厢房还有余。”

  徐随珠听他这么说,不禁也有些意动。

  马大婶转让给她的这座院子什么都好,就是面积小了点。要是能往外扩一点,那就更完美了。

  不过还得问问西户邻居肯不肯。

  人家要是不肯卖,再心动也没辙。

  “随随。”徐秀媛轻轻叩了叩房门,“小陆在里面吗?开饭了。”

  “就来。”徐随珠抽出他手里的蒲扇,“你去吃饭吧,我看着兜兜。”

  陆驰骁这回没拒绝,主要是还有姑父那一关需要闯。

  不过和她姑父有过几次接触,大致有些了解,是个特别憨厚老实的汉子,应该不难闯。

  然而他错了!

  以为最容易闯的这一关,彻底吃了瘪——林姑父话不多(该说的全被他媳妇说了),做的最多的就是捞起酒壶给他倒酒。

  “喝!”

  陆大佬能不喝吗?

  肯定不行啊!除非不想要老婆孩子了。

  就这么,一杯接一杯,一杯接一杯……

  不曾尝过醉酒滋味(因为从来没人敢逼他喝酒)的陆大佬,今儿个生生被灌趴在酒桌上。

  醉得人事不省也不是个事啊!

  徐秀媛横了男人一眼“心里堵,灌他几杯不就得了?灌这么醉,怎么让人回去?”

  再看傅大少,虽然没趴下,但看他那亢奋劲,就知道也没少喝。

  这种情况还能开车吗?即便小乡小镇的没人来查酒驾,也不敢上路啊。

  至于让林建兵送吧,一看傅大少那车他就不由得两股战战,太高档了不敢开。

  得,还是安排他们住下吧。

  到头来罚的是谁哟!

  让儿子去喊了邻居来帮忙,把两个大老爷们架进侄孙午睡的小房间,一个睡床,一个打地铺。

  横竖天热,打地铺还凉快些。

  徐随珠看着仿佛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的陆大佬,忍着一肚子笑,抱着兜兜愉快地回老屋睡觉去了。

  ……

  尽管已经放假,但生物钟还是让徐随珠在早晨六点前醒了过来。

  侧头看看儿子,睡得还很香,小脸蛋白里透着红,像个可口的小苹果。

  徐随珠低下头亲了儿子一口,满足了。

  登录抽奖系统,签到领了当天的积分,总积分堪堪凑满了120。

  当即自定义了一组森木星产的驱虫花草系列,就看抽到哪一种了。

  “叮!恭喜抽中森木星虫族不爱迷迭兰一组。已放包裹,请查收。”

  迷迭兰?

  她知道迷迭香,是一种驱虫神草。也知道蝴蝶兰,是极具观赏的洋兰皇后,可迷迭兰是什么?

  系统君也不给个成株图片什么的。

  徐随珠摊摊手,不管了,能驱虫就行。

  今天就带去岛上,挨着工人房、椰林大道四周撒上一圈,看能不能成活。

  效果好的话,回头积分多的时候再抽一组囤着,等大湾口的度假别墅盖起来,肯定还有需要。

  “咿唔!”

  小包子醒了。

  刚睡醒的他,水眸氤氲,呆呆萌萌的。

  徐随珠欢喜地再亲他一口“宝贝醒啦?今天我们去岛上跟小海龟玩好不好啊?”

  “龟龟!”

  “对,去找龟龟玩。”

  小包子兴奋地拍手笑起来。

  “来,麻麻给你换上帅帅的新衣服。”

  陆大佬买的套装短衣裤。

  看着尺码也就今年夏天适合穿,明年肯定穿不上了。不穿等于浪费。

  于是昨天一回来,徐随珠就过了水。

  洗掉浆以后的纯棉材质柔软贴肤,胸口一只可爱的大嘴青蛙,其实是个口袋。

  小家伙显然很喜欢,套上以后,一个劲地摸口袋、摸青蛙。

  徐随珠把他抱到推车上,先喂他喝了几口温开水,然后冲了200奶粉,让他坐在屋檐下捧着喝。

  “麻麻去摘些蔬菜,回头给你做好吃的。”

  院子里的黄瓜长势很好,徐随珠一口气摘了七八条。

  闲着没事当水果啃,顺便还能做几张面膜。天热,皮肤更需要保养起来。

  其他蔬菜也摘了不少,打算给小包子做些蔬菜小饼干。

  井口边的葡萄架,初春移栽的雌雄同株葡萄树已爬满整座葡萄架。

  扦插过的葡萄树苗,一般也要两到三年才结果。

  徐随珠因为经常用垃圾桶降解出来的绿色废渣兑水浇灌,今年才第一个年头,居然就挂果了。

  一串串未完全成熟的青葡萄藏在大片的绿叶间。

  这会倒是有些庆幸当初没买到紫葡萄苗。

  紫葡萄成熟了多醒目啊。

  虽然她家院墙砌得还算高,但架不住有镂空砖啊。

  院子外有人经过,隔着镂空砖一看,哟!开春才种的葡萄苗不仅发育得这么好,还挂上了果,就算不怀疑她家水土,也会来问这苗株哪里买的吧。

  青葡萄就相对少了这些烦恼——藏在叶子间没那么惹眼。

  等成熟了,第一时间采下来,囤在系统包裹里,榨葡萄汁、酿葡萄酒、提取葡萄籽精油。

  “嘛!嘛!”

  小包子喝完了奶,拍着车前的桌板嗷嗷叫,伸手要她抱。

  “!”

  经过几次鸡同鸭讲,徐随珠大致能猜出儿子的意思了,这是要去找陆大佬。

  八零甜妻萌宝宝



八零甜妻萌宝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8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