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对象刘海燕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零甜妻萌宝宝第75章 对象刘海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听了李有国这席话,徐随珠并不意外,明年改制、后年修路、大后年峡湾渔村大变样。这不正是她万分期待的吗?

  见她姑若有所思,忙劝道

  “姑,李科长说得对,承包别看要掏钱,但这本钱要不了多久就能挣回来。邵教授也来信跟我提过这茬事,咱们一定不能错过。”

  “我看行,等你姑父回来,和他说说。正好,晚上建兵一家要来,让他们爷俩合计合计。”

  话音刚落,林国栋收工回来了,先是在婆娘的耳提面命下去渔场托人捎海货,等儿子一家到了之后,把儿子拉进里屋,爷俩窸窸窣窣商量起渔场承包的要紧事。

  吴美丽见俩孩子围着徐随珠转,笑骂了几句进灶房帮婆婆做饭。

  看到砧板上切好的螺肉和蚌肉,以及撒了蒜蓉、姜末正要上锅蒸的大鲍鱼,惊讶不已“妈,家里是有什么喜事吗?”

  徐随珠哄熟小包子,进来拿小碗,打算给侄子、侄女一人冲碗奶粉喝,闻言,促狭地接道“有啊,姑父不正跟表哥商量着嘛!”

  吴美丽一听高兴地追问“什么喜事啊?快说说。”难道是表妹有相对眼的对象了?

  “什么喜事!别听你妹瞎说。这些都是你妹运气好网到的,就这么几个,一顿吃完,就当过节。爷俩商量的事,影子都还没呢,心里先有个章程,别到时候乱了阵脚。”徐秀媛白了她俩一眼,顺嘴解释。

  徐随珠耸耸肩,拿上小碗出去了。

  吴美丽“……”好嘛,猜错了。

  不过很快又吃惊地张大嘴“这、这大鲍鱼是随随下网捞上来的?真的假的啊?”

  “一会儿吃到嘴里不就知道真假了?”徐秀媛懒得再解释。

  今天单这事说得嘴皮子都快起泡了。尽管开心,但起泡了也疼的不是?

  吴美丽一脸不敢相信。

  额滴乖乖!这么大的鲍鱼,蒸熟了都还有女人拳头那么大,活的时候得多大个啊。还有贝肉,多厚实,晒成干贝得有平常三倍大吧。

  这运气,真当除了表妹也没谁了。

  自家公爹跟着渔场的船出海不下百来次了吧,从没听说网到过这么大个的鲍鱼、扇贝,啧啧啧!

  吴美丽这是没看到被徐秀媛收起来的海参以及完整的象拔蚌和海螺,更不知道这些东西里还挖出了圆润的大珍珠,要是知道,恐怕不止啧叹几声这么简单了。

  “上菜了!”

  随着最后一道菜出锅,徐秀媛朝里屋吆喝一声。

  父子俩出来了,瞧表情应该是商量出了章程。

  一家人喜气洋洋地围坐一桌,吃了顿高大上的海鲜大餐,纷纷笑称今年准是个丰收年,争取从年初吃到年尾。

  那厢,省城的邵教授、吴主编、冯教授三人,相继收到一篓来自峡湾渔村的海鲜礼,顿时无法淡定了。

  尤其是邵教授的小儿子王友志。

  “哎呀呀呀!这么新鲜的象拔蚌怎么能这么处理!”

  “我去!这么大个的海参,真是野生捞上来的?居然用这么简陋的饭盒泡发,心痛!”

  “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这么新鲜的海螺,不做刺生,竟然腌成螺肉酱……”

  邵教授听得烦死了,一脚将他踹出厨房“这是送你老子娘我的,少在我跟前指手画脚。这么挑剔,中午别吃不得了!”

  那怎么行!

  一看就是野生的好东西!没遇上就算了,遇上吃不到不得亏死!

  可惜新年头几天,没人出差、也没人不回家吃饭,这不僧多粥少,分到每人碗里,就一小段海参、一小块鲍鱼。

  王友志吃得不尽心,暗戳戳地想抽空一定要去趟峡湾渔村,看看那里的渔民究竟怎么捕鱼的,居然能捞到这么大个头的鲍鱼、海参……

  好在短时间他没那工夫,等忙完手头的正事,再想起去峡湾渔村考察时,渔场改制开始了——

  徐随珠的姑姑、姑父因为早有心理准备,第一个签订承包合同。渔场觉得他们夫妻俩很给面子,一高兴,把最新的一艘渔船以半卖半送的低价转让给了他们。一拿到船,林国栋就兴奋地出海捕鱼去了。第一趟出海收获颇丰,引得其他工友羡慕不已。手里本钱够的渔民赶紧学林国栋签承包合同;本钱不够又豁不出去脸面借的,就只有干看着别人赚钱眼红了。

  这么一来,倒真没让王友志看出什么不对劲。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再说李有国,紧赶慢赶回到家,进屋就找媳妇显摆“媳妇儿,瞧我今天弄到了啥?”

  “哎哟喂!这么大的鲍鱼?”陆芸看得眼睛发直。

  “可不!还有这些……”他献宝似地从公文包里拿出泥螺和蛤蜊干。

  陆芸眉开眼笑,催他“快去做饭,两个鲍鱼,都葱油,我们一人一个。”

  得她眉开眼笑,然后脱了外套去厨房料理鲍鱼。

  不一会儿,拳头大的鲍鱼,铺着晶莹剔透的粉丝、蒜香味浓郁地端上桌。

  陆芸舍不得马上吃鲍鱼肉,先就着粉丝以及汤汁吃了一碗饭,然后才小口小口吮起汁鲜味美的鲍鱼肉。

  纯野生的大鲍鱼,不知活了多少个年头,肉质有嚼劲不说,还有股甘甜的味道。真是越吃越好吃、越吃越想吃。

  吃得正欢,门被敲响了。

  李有国走过去开门,来的是他媳妇出了五服的表兄弟。

  “姐,我处对象了。”赵东拉着新处的对象,笑容腼腆地跟陆芸汇报。

  “真的啊?”陆芸满心替他高兴。

  二十七岁的高龄,家里先后给介绍了几个对象,都是没处多久,女方那边回话说“不合适”,然后就没下文了。可把他爹妈急的。

  后来她托人私底下问女方究竟怎么个“不合适”,女方透露实情,说他缺心眼。

  工友装可怜问他借钱、借了不还,他不去追讨,顶多没钱吃饭埋怨几句,发誓再也不借。可过不了多久,换个人卖可怜问他借,照样还是会借。

  这种人不谈对象、单纯当朋友处挺好,宁可自己没钱吃饭、也会帮同事、朋友度过难关,为朋友两肋插刀。

  可如果当对象处,就不免想万一日后结了婚也这样,那小家庭岂不是成了漏底箩?挣得再多,也禁不住被这个、那个借走不还啊。

  就这么谈了一个崩一个。

  这回听他口气,像是谈的自由恋爱。陆芸不禁欢喜,热情地招呼他们进来“快进来坐,东子你快让姑娘进来啊。”

  “燕子,进来吧,这是我姐家。你不是一直说想来拜访我姐和姐夫吗?”赵东笑呵呵地拉了刘海燕一把。

  没错,他新谈的对象,正是同个单位的漂亮大学生刘海燕。

  八零甜妻萌宝宝



八零甜妻萌宝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8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