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出师不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八零甜妻萌宝宝第46章 出师不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是老林他老婆自己做的。”老郑快人快语,“我们这里,吃什么海货基本都自家做。”

  心里还有句没说见过拿去县城卖的,没见过跑去街上买的。

  干部就问他们,这鱼丸还有没有,他想买点回去给家里人吃。

  “有是有,……”林国栋为难地挠挠头。

  只是家里剩下的那些是要给儿子、侄女带走的。

  渔场负责人忙不迭朝他使眼色。

  你是不是傻!领导问你买鱼丸,那是看得起你。

  别说家里有,哪怕没有,赶回去做也要答应下来啊!你老婆手艺这么好,渔场有的是鱼还怕做不出鱼丸来?

  真是个憨子!没得救了!

  没等林国栋继续说,赶紧替他答应下来“老林,你赶紧回去拿,鱼丸钱记在账上,回头找财务领。”

  “不用不用。”干部摆摆手,“我是私人买的,放账上不合适。老王,你别害我啊。”

  渔场负责人搓着手难为情地笑了。

  林国栋碍于领导面子,只好硬着头皮返回家拿鱼丸。

  果然被徐秀媛埋怨了几句“这些领导什么好吃的没吃过,看到鱼丸迈不开脚,有这么夸张吗?”

  “是真的,不信你跟我一块儿去。”

  “我才不去。难得放假,洗洗晒晒不要太忙。还答应了随随,有空陪他们娘俩去钓鱼。”

  徐秀媛说着,把剩下的鱼丸捞出来,装到小号的洋锅里,叮嘱男人“路上小心点,别洒了。记得去食堂换个洋锅,自家的锅子带回来。一锅鱼丸钱,可不够买锅子。”

  林国栋应下之后,抱着洋锅急匆匆往渔场赶。

  迎面走来一群年轻的大小伙,领头的问他“大伯,你知道这附近谁家有渔船吗?我想租一天。”

  问话的人正是傅正阳。他都要被顺子气死了。

  约好的出海钓鱼,结果到了地头,搞不到渔船。

  渔船都没有,钓个屁鱼呀!

  一路走来,人都快被晒成干了。

  本来想借这个机会带骁哥出来散散心、顺便增进一下兄弟感情的,结果倒好,时间全耗在找渔船上了。

  关键是还没找到。再找下去,都中午了。出海钓鱼的计划,难不成要改成太阳底下半日走?卒!

  顺子缩着脖子委委屈屈地解释“我哪晓得亲戚家的渔船烂得不能用了。初中那会来玩,还好好的。”

  “初中?你现在都几岁了?”傅正阳气得想打人。

  顺子弱弱提议“要不,去我家歇歇?我家附近山上前不久挖出了个温泉眼子,泡澡老舒服了。”

  “这种天气你让我去泡温泉?”傅正阳气笑了,没好气地踹他一脚,“一边去!”

  转头继续对林国栋说“大伯,你要是知道谁家有船,劳烦指个路。”

  林国栋摇摇头“这附近谁家都没渔船,渔船是公家的。”

  “公家?哪个公家?”傅正阳眼睛一亮,“是不是峡湾渔场?那正好,老伯你知道渔场怎么走吧?我有熟人在里头。”

  实在不行,只好先斩后奏,搬出他老舅的招牌,去渔场借条船了。

  林国栋听他这么说,就领着他们去了。

  问他买鱼丸的干部此刻正在巡视排队出海的渔船。

  林国栋走过去,歉意地挠挠头“家里没别的容器,只好装锅里带来了。”

  渔场负责人怕他憨直地提出要干部还锅子,忙拍了一下他的肩说“回头去食堂拿个洋锅,省的倒来倒去坏了味道。”

  干部笑着说“放心,下回来,我会把锅子带来的。”

  正说着,一眼扫到傅正阳,愣了一下——这不是姚局的外甥吗?

  “傅少?”他看了眼和傅正阳一起的小伙子,试探性地猜道,“带朋友来这里玩?”

  傅正阳也认出他来了“你是综合科的李科长?我老舅那个系统的?”

  “对!”李有国高兴地说,“我来渔场传达上级精神。傅少是刚来还是准备走?需要用车吗?”

  “车倒不用,我自己有。就是缺条船。”傅正阳勾着他肩开始称兄道弟打商量,“你看,渔场那么多船,总有闲置不用的,能不能借我们几个开出去钓个鱼?”

  “这……”李有国看向渔场负责人。

  渔场负责人方才听李有国喊“傅少”,心里就有数了,十有八|九是哪家的公子哥,忙回道“闲置渔船有的是,我这就给您几个安排。”

  当即点了林国栋“老林,你是老舵手了,就由你带他们出海吧,你跟着我放心。”

  就这么,林国栋被临时调去了“悠闲组”,只管开开船,顺便给几位大佬普及这片海域能钓到的鱼种。

  没想到临时岗位比预想的还要轻松。

  因为渔船开出去没一会儿,几个大小伙晕船了。

  除了陆驰骁和顺子,其他人个个吐得昏天暗地。

  傅正阳晕得最厉害,吐得黄水都出来了,扒着船帮哭唧唧“不、不钓了,我想上岸。”

  陆驰骁头疼地捏捏太阳穴,这都是什么事啊!

  不会坐船的人,居然嚷嚷着要出海钓鱼。

  借不到私人渔船还跑来渔场借公家的。还以为他海钓多厉害,结果是只旱鸭子。

  嚷得最起劲的是他,这会吐得最厉害的也是他。看他能的!

  “你不是说钓过鱼的吗?”

  “是钓过啊。池塘边坐小马扎上钓的,我以为换个地方一样的嘛,谁知道会晕船,出师不利啊……不行了不行了,恶心又上来了,呕——”

  还没说完,又开始吐。

  可怜催的,脸都吐成黄疸色了。

  “回去吧。”陆驰骁说。

  不然能怎么办?

  林国栋依言掉转船头,笃笃地开回渔场。

  出发前,负责人一再跟他强调,安全第一。

  毕竟一船的公子哥,出了事,渔场要牵头皮的。

  靠了岸,晕船的症状依然没缓解。

  渔场不仅腥味重,还闹哄哄的。

  傅正阳吐干净了开始头疼,病恹恹地跟林国栋打商量“大伯,我们几个能不能去你家歇会儿啊?等不晕了再走。这里味儿太重,我难受。”

  渔场负责人闻讯赶到,一听这话马上给林国栋放假,让他把人招待好了,有什么需求尽管说。

  于是,林国栋领着一串小伙子回了家。

  八零甜妻萌宝宝



八零甜妻萌宝宝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82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