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十二章 相煎何太急?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汉明第六百十二章 相煎何太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PS:感谢书友“xlmbear”的打赏。

  此次朱慈烺回归南都登基,吴争几乎是单枪匹马入京,却在京城拥有上万将士的追随。

  这种声势,让钱肃乐至今心有余悸,这也是钱肃乐认同朱慈烺对吴争进行压制的主要原因。

  可现在连贯起来,钱肃乐发现,这真的不是巧合。

  “他究竟想要什么?”所有疑惑汇聚起来,钱肃乐问出了心中的不解。

  是啊,吴争究竟想要什么?

  “驱逐鞑虏啊。”钱瑾萱奇怪地看着父亲道,“爹爹不也是为了这个目标才毁家纾难的吗?”

  驱逐鞑虏!

  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这江南百姓人人都知道,人人都在喊的四个字,此时在钱肃乐脑海中,无疑是晨钟暮鼓般轰然巨响。

  驱逐鞑虏!钱肃乐流泪了,是,抛家舍业,不就是为了这四个字吗?

  可这三年来,所有的权谋却忽略了这四个字。

  人啊,走到最后,往往就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何出发。

  钱肃乐突然起身,竟向女儿拱手一礼,“为父受教了。”

  钱瑾萱吓得往边上一跳,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钱肃乐长长地吸了口气,脸色有种灿烂的光晕,“为父最初的愿望就是驱逐鞑虏,完成它,足慰平生。为父想通了,人,不能目标太多,能做好一件事就足矣。”

  回过头,他看着女儿道:“民族存亡之际,谁来做这皇帝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驱逐鞑虏。萱儿啊,为父不及你,也不及你九叔、你兄长啊。”

  钱瑾萱脸红道:“女儿只是说了句实话,不当爹爹如此夸赞。”

  “实话,哈哈。这世间唯有实话最简单直接,也唯有实话最动人心,可往往人总是被琐事牵绊,迷失了方向。如此一来,为父倒是真真的放心了你九叔、你兄长追随他了。没有后顾之忧,明日为父可以在大朝时,再对陛下直谏,虽死无憾!”

  钱瑾萱震惊道:“爹爹还要直谏?”

  “当然!”钱肃乐舒心地一笑,“陛下被怨怼和仇恨迷失了眼睛,为父自然要直谏。所有一切,在驱逐鞑虏四个字面前,皆是虚缈。既然吴争只存驱逐鞑虏之念,陛下又何须对他逼迫呢?妙,妙啊!”

  钱瑾萱怔怔地看着如痴如醉的父亲道:“可……可陛下不是爹爹。”

  “嗯?”钱肃乐不解地看着女儿,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钱瑾萱道:“陛下未必能象爹爹一般,醒悟过来,若是龙颜大怒,爹爹岂不是……。”

  说不下去,是因为不忍言。

  钱肃乐莞尔一笑,他又怎么不明白女儿话中的担心,“傻丫头,从为父聚兵开始,就没有想过能活着看到孙儿出世,有你和你兄长,为父不算早夭。况且陛下不是暴君,还不至于以言获罪……别担心。”

  钱瑾萱能不担心吗?

  今日父亲直谏,陛下就已经派兵围了宅子了。

  她急得快哭出声来了,“爹爹啊,或许陛下早就明白这个理……。”

  钱肃乐闻听悚然一惊,是啊,陛下如果是早就明白这个理呢?

  如果陛下仅仅就是为了皇权呢……?

  钱肃乐刚刚灿烂起来的脸色,瞬间灰暗。

  皇权,没有对错,只有成败。

  皇权之争,不死不休。

  钱肃乐瞬间将这些天发生的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从陛下收回六府赋税权,到采纳钱谦益谏言,染指商税、开设钱庄……宣布江北水师为叛军,江北水师悍然北上,江北清军自顾不暇,无力南下……下旨令京卫南下增援却迟迟不发兵……长公主派人传来警讯,请自己营救周思敏……自己入宫直谏,被堵嘴押回府,重兵包围宅邸……陈子龙不肯随同自己入宫劝谏……。

  所有事,联系起来,串成一体,汇聚成一点,其意自明。

  这就是一个预谋好的局,陛下根本不在意吴争有没有异心、反意,灭掉一切对皇权有威胁的,这才是陛下真正的用意。

  钱肃乐震惊了,这不是降罪惩罚不忠,这是赤果果地谋杀!

  可钱肃乐还有一点想不通,陛下就不怕吴争真反了吗?

  要知道吴争手中的兵力,足以撼动整个义兴朝。

  钱肃乐瞬间意识到,此时敌酋多铎正进攻绍兴府。

  “不好。”钱肃乐失声叫了出来,“绍兴府危矣,吴争危矣。”

  钱瑾萱惊恐地问道:“爹爹何意?”

  “如果绍兴府安然无恙,陛下如何敢动周思敏?既然陛下敢动手了,说明绍兴府……吴争……危矣!”钱肃乐就象是泄气的皮球般颓然坐倒,他失神的眼睛瞪着屋外的天空,“相煎何太急……相煎何太急?”

  ……。

  宫城西北角,有一座废弃的偏殿。

  任何繁华的地方也总有令人无法想象的荒凉。

  皇宫里,也不例外。

  说它荒凉,是因为它与常言中的冷宫不同。

  冷宫不是废宫,冷宫每日总也会有人送饭送菜,而这废宫,怕是十数年都没有来了。

  门,早已斑驳腐朽。

  庭院中的野草已经有了半人高。

  几座尚未倒掉的石灯座上,已长满了厚厚的青苔。

  若是晚间,阴风一刮,会让人觉得,与乱坟岗无异。

  可这个晚上,却传来些许光亮和声音。

  闹鬼吗?

  自然是不会的。

  朱慈烺注视着面前这个血肉模糊、不成人样的人,温和地开口道:“郑三,大同府广灵人,原为都知监辖下一个小小监丞,机缘巧合竟成了长公主身边人,短短几年,有如此飞越,可谓造化弄人啊。”

  说到这,朱慈烺直近几步,微微低头看着郑三的眼睛道:“你能把握住这么好的运气,想来是个聪明人,眼下更好的运气就在你的面前,只要你动动口,就能抓住,何乐而不为呢?”

  郑三虽然遭受了酷刑,但却都是表皮伤,朱慈烺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自然不会令人下死手。

  郑三艰难地用舌头舔了舔嘴唇,说艰难,倒不是因为郑三嘴巴受伤了,而是血液干涸,粘性极大,让郑三很难张开嘴。

  他虚弱地问道,“长公主……还好吗?”


汉明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5842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