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意外的展开(7)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掌门!”



  三重门弟子们见袁天风悍然冲出了会场之外,独自迎击一众匈奴人无不为之变色,惊呼一声,就要追上。



  “不要去!”



  顾盼兮肃然一喝,义正辞严道,“你们现在盲目地去帮袁掌门,只是无意义地送死。非但帮不了他,反而也会葬送了在场所有人反败为胜的希望,和让大武武林洗脱这场浩劫的希望!想帮袁掌门,就乖乖留下,听我指挥!”



  顾盼兮毕竟是亲自上过战场,与时非清一同统率神机军与匈奴征战的人,说话时不怒自威,那种自然流露出来的慑人威严,让三重门的弟子们,实在很难去违抗。



  见三重门的弟子们,当真没有因为袁天风的举动而轻举妄动,顾盼兮心中大定,再不耽搁时间,果断先将在场的近百人分成了五组,分别由林正玄、木风扬、柳青烟、流川和黄全安统率。



  木风扬自不必说,他负责带领的是落叶派弟子;柳青烟、流川带领的,则是那些本就倾向于支持时非清的人;黄全安是在一众三重门弟子的推举下,负责带领三重门一行;至于林正玄,他贵为武林盟主,德高望重,顾盼兮就将所有她认为不好调配的人,都塞到了林正玄的手下。



  这个分配,是顾盼兮充分地考量了在场所有人的出身之后制定的。虽说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表示了支持,面对着如此危机,也应该尽可能地团结,但人就是一种反复多变、棘手不理智的动物,难保当下这些人说了支持说了配合,之后却会不会头脑一热,做出阳奉阴违、或者擅作主张的举动。



  顾盼兮要的,是这群人切实地执行自己的计策和方针,既然明知道这帮人并非军人,不能用纪律约束,而是素来以散漫著称的武林中人,她就对症下药,用名望和地位来约束他们。



  至于是否真能如愿起效,顾盼兮也只有静观其变了。尽人事,安天命,此时此刻,她也没办法瞻前顾后太多了。



  “诸位听好了,接下来我说的话,至关重要,你们切勿轻视。”



  顾盼兮说着,比划了一下场中的武林中人,又指了指会场的城墙,显然意指墙外的匈奴人。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我就来帮你分析一下敌我的优劣势。匈奴人的优势,在于他们来的,是一支有组织有纪律、配合默契的队伍,所以他们在进行阵地战的时候有巨大的优势。但同样的,我们武林一方,也有巨大的优势——武力。”



  顾盼兮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道:“就是我顾盼兮,都自问能在跟那些匈奴人单对单的时候,不落下风,诸位的功夫原胜过我,自然就意味着也远胜过那些匈奴人。单兵作战能力,是我们的巨大优势。理清了这两件事情后,很多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顾盼兮一点木风扬和黄全安,说道:“落叶派和三重门,作为武林五大派之二,在这个会场之中,单兵作战能力,无人能出你们之右。这一点,想必诸位都不会有异议吧?”



  落叶派弟子全都昂然挺胸,三重门弟子虽然今晚几经变故,但听到顾盼兮公开认可他们的实力,心中还是得到了一丝慰藉。



  “既然无人有异议,那就好办了。木掌门,黄少侠,这次环山县自卫反击战,



  



  你们两派,或者说你们两队,将要挑起主攻手的大梁。你们的表现,将关乎整场战事的胜败。这个重担非同小可,二位,如果你们自觉为难,请尽快说出来,我们立刻调整人员分配,助你们一臂之力。”



  顾盼兮这是使的激将法。众目睽睽之下,千钧一发之际,木风扬也罢,黄全安也罢,谁会说自己的门派不行,担不起这个重担,需要其他人的帮忙?这岂不是在打自己门派的脸面么?



  木风扬果断抬手,傲然道:“时夫人放心,我落叶派,定当不遗余力,完成任务。”



  黄全安也抱了抱拳,朗声道:“三重门,从来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好,很好!有劳二位,也有劳两派诸位兄弟了!”顾盼兮兴高采烈地说完,就扭头看向了剩下的人。



  “至于林盟主,柳先生,流川,你们三队,则负责佯攻。落叶派和三重门扛了最重的担子,但你们要做的事情,却同样重要。



  你们务必想法设法,不论使用何种手段,都要分割匈奴人的队列,让他们落单,令他们无法发挥组织性和纪律性的优势,为落叶派和三重门,创造出能够大展拳脚,好好地发挥出自己优越的单兵作战能力的环境,将敌人悉数斩杀!



  可以说,若非有你们在,落叶派和三重门也必然英雄无用武之地。这个任务,自然也是重中之重,还是那句话,如果三位觉得为难,请尽早……”



  不等顾盼兮说完,林正玄就哈哈笑了两声,说道:“时夫人请放心,这种小事,我们定必能够完成的漂漂亮亮。诸位说,对吗?”



  “这是当然!”



  林正玄威望确实还在,见到他一番话,得到了浪潮一般的响应,顾盼兮顿时长出一口气来,对战局的预判,又乐观了几分。



  最后,顾盼兮再度将火枪高举过头,亮了一亮,说道:“还是那句话,我将以火枪为号。响一枪,是待定。连响两枪,是进攻。响过一枪后,间隔一阵,再响一枪,是撤退。令行禁止,无论什么情况,只要你们听到我的信号,必须尽快执行命令。诸位,明白了吗?”



  众人听了,纷纷对视一眼,然后郑重其事地躬身抱拳,应道:“明白了!”



  “好!”



  顾盼兮说着一抱拳,肃容说道:“我们要在旭日东升之前,将环山县中所有匈奴人,都驱逐出外,还这个武林圣地,一片清净。在此,我顾盼兮祝各位,武运昌隆!出发!”



  “出发!”



  林正玄、木风扬、黄全安、柳青烟和流川五人话音一落,立刻带领着自己手下队伍,有序地冲出了会场之外,开始执行顾盼兮的指令,对正在环山县中四处肆虐,屠杀武林中人,乃至于向无辜民众下黑手的匈奴人,进行反击。



  顾岳飞本来也兴致勃勃地要跟在流川的队列中出外,可是他刚抬脚要跑,就被顾盼兮喊住。



  “小飞,你留下贴身保护姐姐。”



  听到顾盼兮这个要求,顾岳飞就是再想出外迎敌,也只有留了下来,陪伴在顾盼兮跟旁。



  留下来的,不止顾岳飞,还有被五花大绑的江秋白。



  顾盼兮打量着江秋白,似笑非笑道:“江少侠,多得你刚刚主动出言相帮,不然我



  



  想,三重门的弟子们,未必会这么快低头表示服从。”



  江秋白听出了顾盼兮话中的揶揄之意,摇头笑了笑,说道:“时夫人,我江秋白作为一个落败之寇,只求活命。在那个当口,向夫人表忠,是在下的唯一活路。夫人瞧不起在下,也是在所难免,但在下深知,像夫人一般精明的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



  尽管顾盼兮不愿意承认,但的确,她能够理解江秋白的想法。好死不如赖活,一个人唯有活着,才有翻盘的机会,才有继续为梦想(无论是正派还是邪派)奋斗的可能。



  壮烈的牺牲容易,屈辱的求存困难。这也是为什么,世间总是歌颂壮烈牺牲的英雄,但最后推动世界改变的,却都是那些为人所不齿的,屈辱求存的枭雄。



  “江秋白,你不会以为光凭这么一次出言相帮,我就会放过你吧?你别忘记,你可是险些杀死了非清,我的夫君!杀夫之仇,不共戴天,我顾盼兮从来都是以直报怨,可不是什么宅心仁厚的正人君子。”



  江秋白点了点头,竟然淡定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在下当然不会天真到如此地步,以为单凭这样的小恩小惠,就能打动时夫人你。实不相瞒,在下的依仗,乃是一个时夫人绝对愿意放下对在下的仇恨,以求兑换的,情报。”



  “情报?”



  顾盼兮挑了挑眉毛,陷入了短暂的沉思,片刻之后问道:“是关于狄伽依宝外商会的,还是关于那个黑衣执事阿勒的?”



  “二者均有。但关于狄伽依宝外商会的,为轻。关于黑衣执事阿勒的,为重。为了表示在下的诚意,在下愿意无条件地先告知夫人那个轻的情报。”



  说着,江秋白频频颔首,用下巴比了比紧紧捆绑着自己上身的绳子,说道:“不过在此之前,还请夫人先为在下解开绳索。”



  “哦?为什么?情报而已,用嘴不能说吗?”



  顾盼兮警惕地问。



  江秋白侧了侧头,说道:“口讲无凭,这句话,夫人应该听说过吧?不对,以时夫人的精明,你必定是笃信这句话的人。你只是不相信我,担心帮我松绑之后,我会乱来,对不对?”



  跟江秋白说话,就像是在跟自己肚子里的蛔虫沟通一般,让顾盼兮感到既恶心又烦躁。她瞪了江秋白一眼,暗暗思索了一阵,朝顾岳飞努了努下巴。



  “小飞,去帮他松绑。”



  顾岳飞登时面露难色,不住地朝顾盼兮摇头。



  顾岳飞的担心可以了解,眼下在这个会场之中,只剩下了顾盼兮、顾岳飞还有江秋白三人,单论战斗能力,江秋白远胜于顾岳飞,更别说是空有内力而不懂得善用的顾盼兮了。



  万一顾岳飞帮江秋白松了绑,江秋白趁机发难,顾岳飞完全没有信心能够制止他,更别说去保护顾盼兮了。



  顾盼兮却抬手摸了摸顾岳飞的头,说道:“小飞乖,听姐姐的,去帮这个江秋白松绑。你放心,他跑不了,更不敢乱来。但凡他敢起一点歪心思,姐姐都能保证,让他在十八层地狱里头,悔不当初!”



  说着,顾盼兮就雷厉风行地做了一件事。这件事,别说是江秋白,即便是事不关己的顾岳飞看了,也忍不住一阵恶寒!



  (本章完)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http://www.lnwow.com/html/book/53/5301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