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反跟踪似有收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有什么印象?又有哪些印象?”尚智靠着椅背淡淡地问道。



  本来尚智以为是冯清什么时候和王波有什么私人关联之类的,没想到冯清思索了一下后却说:“好像之前和公司有过关联的。”



  原来是创智之前和王波所在的公司是谈过合作的,具体是什么,因为时间太过久远了,已经基本上彻底忘记这件事情了,毕竟比起接二连三以来发生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这种谈合作的事情已经小得不能再小了。



  两个人都回忆不起来,尚智只好说:“给你几分钟,下去查一下,待会儿整理成文件汇报给我。”



  虽然人的记忆有限,但电脑系统的记忆是无限的,他们是记不了了,但是曾经谈过的合作,需要执行的方案,是有备案在册的,只需要登入公司的网络备份里面就能够查到。



  “是。”冯清领了指示便下去行动了。



  一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又剩下了他一个人。



  一个一个冒出来的都不是省油的灯,乔榛也是,现在的王波也是,总能给他很不舒服,很不安的感觉。



  尚智做事情很看重细节,有些细节就像是蛛丝马迹一样,总给人一些暗示。



  他现在都还忘不了尚老太太那不自然的反应,虽然只有一点点,再加上她极力的隐藏,但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尚老太太是何许人?一辈子权谋不少,也经历过许多起起伏伏的事情,最该喜怒不变的人,出现这一丝的破绽都能说明很有问题。



  倒是没想到乔一媚牵连这么多人,真是要没完没了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一个不会放过,谁也不能阻止他找到乔一媚,并且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



  转念一想,他又想到了季薇薇,虽然从安平的口中知道季薇薇去了新的藏身之所适应得不错,过得也还不错,可他实在是太想她了,太想见她一面了。



  从别人口中知道这么一点点有关于她的消息,都足以让他想要发狂。



  她是适应了新的环境,不知道有没有适应没有他存在的日子?



  这样一想,他就心痛如刀绞。



  “叩叩——”



  “进来。”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面色如常,又是那个冷静自制的尚智,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冯清整理好了相关的文件,递给了尚智。



  尚智快速的扫视完,瞬间明白所有的关节了,之前创智有一个大单子,需要一种透气防水的布料,刚好王波所在的公司有,且能给出较大的数量,于是尚智便派了人去找王波谈。



  明明是双赢的事情,两家公司都能从中极大的获利,但是王波连方案都没有看,知道来的人是创智的,直接就否决掉了。



  创智这边的人追问缘由,并且诚恳的提出还可以再让利百分之四,王波依旧拒绝,只是冷冷的回道:“个人不喜欢创智的老板尚智。”



  尚智知道后嗤之以鼻,觉得这种因个



  



  人喜好而影响公司利益的人没有专业素质,不合作也罢,反正不缺合作方,再加上他那时候一整颗心都是挂在季薇薇身上,想着怎么解决季薇薇这边的事情,让季薇薇更好过一点。



  因此也没有很在意和王波合作的这个事情,最后这个合作就以不欢而散告终了。



  比起尚智来说,冯清对王波的影响更加深刻,毕竟第一次是她派人去谈的,第二次是她亲自去的,她那时候还觉得这个人还挺不可理喻的,都这么诚恳了,他们公司获利上千万都还不合作。



  于是也记在了这么个人,以后有相关的合作也绝不和他们家合作。



  以至于到今天,重新提起王波这么个人的时候,冯清就立马想起了这号人物。



  “为什么突然提起王波呢?”冯清觉得有点奇怪,既然他们合作的几率不大,现在突然挖出这么个人来是为什么?难道是他们后悔了,又想跑过来合作点别的?



  “没什么,”尚智说,“只是偶然间听人提起过,忽然想了解一下。”



  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像尚智这种高位者,每做一个方案和决策需要合作方的时候,都需要千挑万选去对比的,然后找出最符合公司利益的一方来合作,偶然了解这么一个人,也是合情合理的,因此冯清也没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辛苦了,你先下去忙吧。”冯清点头,刚准备转身,又听到尚智说,“等等。”



  尚智想了想又说道:“你去查一下王波的交际圈。”



  这下倒是让冯清觉得有点奇怪了,尚智这意思,显然是把王波当做某种目标来应对,至于是什么目标倒是还不清楚。



  “好。”冯清带着一点疑惑也还是应了下来,随后再次退出了办公室。



  尚智重新靠回椅背,一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深思。



  以前他确实是没有在意王波这个人,但凭他那句话“个人不喜欢尚智”,每个人都有好恶,这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但这样说厌恶他的人,竟然跟尚老太太有来往。



  这就太奇怪了。



  不喜欢不相往来就是,但尚老太太时常站在他的对立面,如果王波是跟尚老太太有某种关联的话,只能说明是带有某种目的性的。



  这更是让尚智对王波这个人物产生了怀疑。



  而这边,金砚正在开着车,小心谨慎地跟踪着唐珍。



  车子有后视镜,不能跟太近,可要是离太远又会跟不上,所以说跟踪也是一门技术活,特别是跟踪唐珍这种有能力,心思又敏感的人。



  金砚握着方向盘的手心正在微微出着汗。



  今天下班,金砚看到唐珍带上墨镜开车离开,就决定继续自己反跟踪的计划,毕竟之前都没有什么收获。



  看到唐珍在一家餐厅附近停了车,金砚停好车后,东躲西藏的悄悄跟上。



  唐珍进入餐厅后,选择了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金砚便蹲着躲在不远处。



  因为是晚上,外边的路灯昏暗



  



  ,餐厅里面的灯光就显得更外的明亮,把里面所有的一切都照射得更为清楚。



  而金砚躲在的这个角落里面刚好是视线死角,加上是阴影的投射处,若不是仔细看,是难以发现他的。



  经管如此,他还是心跳如鼓,果然,这种跟踪的事情还是比较适合那种心脏强大的人去做,以前没做过这种事情的金砚多多少少都觉得有点紧张的。



  等他定晴一看,发现唐珍对面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个男人气度和外表看着就不像一般人,可金砚在脑子里面思索了一番,实在是搜索不出这么个人来,只好定下结论,这是个陌生人。



  陌生男子和唐珍有说有笑的,让金砚看出了一点猫腻,他掏出手机拍下了他们,然后撤退。



  不管有没有用,留下了物证才是最重要的,今天加班晚了,他也没吃晚饭,总不能看着他们吃完去,这样他也不好受,而且也不知道他们要吃多久,看起来是要好好聊聊天的样子。



  先拍下来再说,之后再去好好打听这个男子到底是谁,怎么看都不像一般人,他虽然不认识,但总会有人认识的。



  再加上他跟踪唐珍这么几次,也只有这一次是看起来有收获的,怎么可能放过呢?



  金砚重新回到自己的车上,然后发消息约冯清一块出来吃饭。



  工作也忙完了,反跟踪也去了,剩下的事情该是自己的私人时间了。



  很快收到了冯清的回信和定位地址,金砚开开心心的开着车去定位地点接了冯清,然后找了一家环境不错的餐厅。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踪的后遗症,看到冯清往窗边的位置走去时,他下意识的拉住她的手:“我们坐别的位置吧。”



  现在窗边的位置很不能给他安全感了,他更愿意做靠里边的位置。



  冯清倒是没什么意见,对于她来说做哪里都一样,没啥可挑的。



  两人坐定后点了餐,互相聊着工作和生活的事情,气氛非常的融洽,都是有说有笑的。



  饭菜也很快上来了,食物的香味弥漫开来,两人都是加班到很晚没时间来得及吃的人,一下子都停下了话头,认真的吃着晚餐。



  等吃饱喝足后,两人坐着闲聊消食。



  冯清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问了起来:“对了,你反跟踪得怎么样了?”



  冯清不说金砚还差点给忘了,毕竟和自己喜欢的人相处得愉快的时候,一切不怎么令人高兴的事情是容易给忘记的。



  “我今天好像有点收获了,我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吃饭,这个人我不认识,你来看看。”说完,金砚便掏出手机,打开那张相片递给冯清看。



  冯清看着那张照片,眼底闪过惊讶,这个人......这个人是王波。



  尚智今天还提到的王波,还专门吩咐她去查交际圈的王波,没想到他竟然和唐珍有关系。



  从照片上来看,两个人似乎不仅仅是认识,看样子关系还很不错。



  



  (本章完)



超甜警报:临时长媳励志史 http://www.lnwow.com/html/book/51/5138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