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三章 跟儿子较劲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罗林听了江婷那些安慰老娘的温馨言语和举动之后,的确是深受感动。当下,他竟然是连眼圈儿都变得桃红了。

  说句实在话,罗林是真的没想到眼前这么个泼辣任性的江婷,竟然也会有这么温馨体贴的一面,而且还有着这么好的孝敬老人之心,像这样的言行举止实在是让他感到太不可思议了。

  这样一来,罗林忽然觉得眼前的江婷变了,而且是变得十分的成熟稳重,就凭刚才那些说出的言语,竟然会是如此的感人。看上去,罗林觉得江婷那富家千金的娇横脾气,似乎是变得荡然无存了。

  看来环境变了,人也就会跟着变,也许这就算是个不成文的哲理吧!

  罗林叹息自己还不如一个弱女子会体贴自己的老娘,会孝敬自己的老娘,相比之下他的确是打心眼里感到很惭愧!

  此时的罗林看了江婷和老娘的温馨场景之后,实在是忍耐不住了,当下也就急忙顺着江婷的意思安慰道“妈,江婷说的没错,之前的确是儿子不好,竟然是让妈受苦受累了,而且还承受了不少的气。所有这些都怪儿子不好,儿子从今以后一定要听妈妈的,要好好地孝敬妈一辈子。”

  刘兰听了儿子的言语说得这么实在,当下自己的心里的确是好受多了。对呀,眼前的儿子生下来就是很孝顺她的,向来是言听计从的,从来就没有让她烦心的地方,关于这一点她的心里很清楚。

  眼下,刘兰觉得唯一只有在婚姻问题上,她们母子俩才有所分歧,竟然是让她下不来台,细想起来的确是感到挺难受的。

  话说回来,刘兰觉得这婚姻之事也不能全怪儿子,要不是自己非要怀恨报复罗继宗不可的话,如今的儿子想娶杨巧儿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又何必犯得着去跟自己的儿子较劲了呢?

  刘兰也没想到当初她和罗继宗的交易会是如此的严重,如今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是殃及到了现在,仍然是让事情变得是如此的复杂难堪。如今回想起来,刘兰的确是感到痛心疾首,是既害了儿子又害了杨巧儿,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只可惜,刘兰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冤枉气,因为当年就是罗继宗那个老贼利用自己的职权,是非要逼着她答应那个痛苦的交易不可。

  谁知道一失足却成了千古恨,当时,刘兰为了保全儿子不受到严重的打和生命上的危险,实在是没办法她只好忍痛割爱,结果却是狠下心答应了罗继宗,保证让宝贝儿子放弃和杨巧儿的来往,以及婚姻之事。

  自那以后,刘兰和罗继宗也就结下了梁子,决定老死都不相往来,这就是当初刘兰心里的誓言,一直沿用到现在。

  因此,刘兰老是责怪罗继宗不该狠心作此交易,结果却是害得宝贝儿子一直是神魂颠倒的,无法正视婚姻;那次的交易也害惨了杨巧儿,使得杨巧儿结果是真的赌气嫁给了罗旺丁,结果终于是让罗继宗那个老贼如愿以偿了。

  谁知道罗继宗那老贼的好景不长,结果却是恶有恶报,是既害死了他自己的宝贝儿子罗旺丁,又失去了自己那个还未出生的亲孙儿,罗继宗面对那种惨痛的后果又难责怪谁呢?

  事到如今,刘兰可是再也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去娶杨巧儿了,因为眼下的杨巧儿已经成了罗继宗棋盘中的一颗棋子,是完全被控制在了罗继宗的手心里。

  因此,杨巧儿的每走一步,都会暗藏着罗继宗那个老贼的特大阴谋,稍不注意结果就会是惨不忍赌。

  面对如此现实的问题,刘兰不能不说谨慎小心,老是担心着母子俩什么时候,是不是又要钻进罗继宗的圈套里,到时候更是后悔莫及。

  此时此刻,刘兰可是再也没有时间去考虑之前那些破烂事了,而是急忙拉着江婷的手笑着说道“闺女呀,咱们现在就别去提那些烦心事了,要不然伯母的心里是更加的难受。伯母相信你说的话完全是真实的,日后伯母也就等着享清福好了,呵呵呵呵!”

  “伯母,您老能够这么想也就对了,更要相信林子哥是真心孝顺伯母的。因为伯母只有这样做,我们做小辈的才能够安心工作。刚才既然林子哥都答应了我的要求,那我也就不必再多说了,接下来伯母也就等着看结果好了。伯母,事情既然是这样了,那我和林子哥还有事现在就先走了,日后我还会经常过来看望伯母的。伯母,咱们就再见!”江婷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开口告辞说。

  “江小姐,你说得太好了,有你这么个说法,我的心里的确是开朗多了。日后,伯母可是欢迎江小姐如果有时间的话,那就经常过来玩玩吧!江小姐,你们有事就赶紧去吧,千万别为我这么个老太婆耽误了正事,再见!”刘兰看到江婷要走,当下也就急忙作出回答道。

  江婷是在伯母的陪伴下走出了茅屋,当下的确是有些恋恋不舍的感觉。尽管如此,江婷还是告别了伯母,并希望伯母能够理解林子哥的心情。

  离开了伯母之后,江婷也就挽起了林子哥的胳膊,而且是迈步离开了茅屋。他们俩一路上却是一边说笑着,一边向着窑上走了过去。

  今天,江婷必须得和林子哥一起去看看窑上的具体作业情况,要尽可能的做到心中有数,好为日后双方合作的保障计划落到实处。

  江婷还要跟着林子哥去码头上看看,必须得大力的支持林子哥,对于那种古老的人力搬运模式进行改革,只有那样才可以保障灰船出港率的提升,到时候也就是既省力又省时,也可以说成是企业发展的前奏。

  祥云公司既然和弯臂樟石灰厂合作了,江婷觉得自己也就很有必要起到桥梁和纽带的作用,要让企业尽快步入正轨,实现全面的现代化操作。

  江婷只所以要这么做,一是对双方的合作负责,二是对自己追求林子哥的爱情铺路,一旦婚事成功的话,那可是个两全其美的大好事。

  此时的刘兰仍然是呆呆地站在茅屋前的荫棚下,目送着儿子和江婷渐渐远去的背影。当下,刘兰的心里又在思绪万千了,也不知道这位江小姐今天到访到底是何目的。

  刘兰虽然是十分的喜欢江婷,但是在婚姻问题上她还是不希望儿子娶江婷,究其原因仍然是对城里女孩子不放心。

  其实原因的确是很简单,刘兰老是担心她这么个乡下老太婆,是绝对不会受到城里的女孩喜欢的。她觉得眼下的江婷只不过是一时的欢喜,日子长了恐怕心态也就变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要她吃不了兜着走。

  因此,在刘兰的心目中,眼下唯一能让儿子娶回家的也只能是王香儿了,因为王香儿是在她的眼皮底下长大的,知根知底,风俗习惯又吻合。

  刘兰觉得眼下的儿子只所以要在婚姻问题上跟她唱反调,那全都是罗继宗从中造成的。刘兰恨死了那个老贼的夺取儿媳之恨,要不然她现在也就可以让儿子娶杨巧儿,也许是什么矛盾和隔阂都没有了,只不过如今已是悔之晚矣!

  想到这里,刘兰的心里可是更加的难受,刚刚舒展了的眉头忽然之间又紧锁起来。

  “伯母!”忽然一个苦涩的声音是从茅屋后面传了过来。

  刘兰听到声音很熟悉,不用看也就知道是王香儿来了。尽管如此,她还是急忙回过头去,只见王香儿是从茅屋后面的羊肠小道上走了过来,只是王香儿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

  见此情形,刘兰也就不觉一惊,很有可能江婷刚才的到来是让王香儿看了个正着,要不然王香儿的脸色咋会这么难看呢?

  只不过,刘兰又觉得江婷刚才的到访,应该与王香儿没有太大的冲突关系,因为她和江婷根本就没有谈及到婚姻之事,也就没有必要再过分的担忧了。

  不管怎么样,刘兰还是急忙笑脸相迎的说道“香儿,你这是去了哪儿呀!”

  “去了菜地。”王香儿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啊,那咱们就赶快进屋里坐着说话吧!”刘兰提议说。

  面对伯母的邀请,王香儿也没客气,因为她是这里的常客,当下也就跟着伯母走进了茅屋。

  其实,刚才林子哥和那个江婷的到来,王香儿的确是从头到尾都看得清清楚楚,她们的言语也是听得很真实。只不过,王香儿可是躲在树林里的灌木丛中偷看的,因为是打心眼里感到不好意思抛头露面罢了。

  当时,王香儿听到茅屋里的说笑声心里的确感到不是滋味,没想到那个小妖精也太狡猾了,竟然还要跑到茅屋里来拉伯母的关系。

  特别是那震撼心灵的哭泣之声更是让她承受不了,王香儿认为那个小妖精的哭纯粹是假惺惺的,其目的主要是想取得伯母的爱心和好感,以便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首富身边的女人 http://www.lnwow.com/html/book/49/4933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