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驯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逍遥神医李峰明月第968章 驯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968章 驯人

  ”李锋哥哥来了!“听到门铃响,董珊珊忙起身去开了门,李锋大步走进客厅,董珊珊拽着她胳膊:”李锋哥哥,陈欣姐被人欺负了,身上全是伤!”



  不用她说,李锋已经看到了,陈欣裸露的胳膊上,脖子上,脸上下巴上都是淤青,看着像是被人掐出来的,两边脸上还有通红的巴掌印,嘴唇咬破了皮,正在往外渗血,不过让他皱了皱眉的是,她的眉心还有一个红点,平常清秀乖巧的少女此刻看起来有些渗人。



  “陈欣,怎么回事?跟哥哥说,我肯定站在你这一边。”好像李锋最后一句话很管用,少女肩膀一抖,慢慢抬起头看着他,眼眶涌出热泪的同时,一下扑到了他怀里。



  “李大哥,连我妈都不相信我,她以为我被小鬼附身了……”



  李锋看出她处的精神意志已经完全崩溃了,一边安慰,一边诱导她说出真相,发泄心中的情绪。



  随着陈欣的讲述,李锋听到了一件让他都不寒而栗的事情。



  说来说去,这事还是要陈文龙当初为了方便小妹在七中补课,把一家都搬来省城住的头上。



  搬到省城后,陈欣要补课,陈文龙要负责保镖公司的训练事宜,虽然陈文龙是个孝子,每天中午都要回家陪母亲尹秀芳吃饭,但终归是尹秀芳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居多。



  尹秀芳本来就是渝州乡下人,来了省城人生地不熟的,就经常和小区外的同龄老人呆在一起,聊聊家长里短什么的,也算排解了一个人在家的寂寞冷清。



  慢慢的,就出了事。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尹秀芳接受某个同性朋友的邀请去对方家里做客,参加了一场聚会,对方是个空巢老人,儿女都在外地,尹秀芳就去了,她哪知道,自己参加的是一种地下教会性质的聚会。



  这种聚会对尹秀芳来说是很有意思的,就几个十几个老人围在一起包包饺子做做抄手,一起吃饭什么的,其乐融融,让人很有亲切感。



  一来二去,尹秀芳跟这些人也混熟了,经常周转于各人的家里,甚至还在自己家里招待了这些人几次,陈文龙和陈欣不是不知道,但对这种事也挺乐意,毕竟母亲有一群朋友不容易。



  兄妹俩根本不知道,在这期间母亲已经不知不觉开始信仰起了某个教派。他们这群人信的是一种据说是佛祖亲传弟子开创的教派,什么教派不重要,关键这就是一种迷信,不是被真正认可的宗教。



  几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尹秀芳已经成为了佛祖的重视信徒,每天都得 念经吃素,察觉到母亲这种改变的兄妹俩没有觉得不妥,说白了,一般家庭里老人拜个佛念个经什么的估计都不会太在意,最多就是无神论者比较排斥这种。



  今天是那个迷信团伙一周一次的传教大典,尹秀芳见女儿在家,就把陈欣也带上一起去。陈欣之前其实去参加过几次信徒间的家庭聚会了,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于是就去了。



  这次他们去的是隔壁小区的一个信徒家里,让尹秀芳等人高兴的是,今天还来了一个叫红茹的大师。



  聚会进行到一半,一帮人就坐下来念经了。懵懂的陈欣不太喜欢这种场面,虽然心中隐隐觉得不妥,还是没太多想。



  这时,那个穿着红袍,秃着头的红茹大师却突然走到了陈欣面前,问她是谁家的孩子,陈欣礼貌的指了指尹秀芳回答了对方。



  那红茹大师盯着她看了半晌,然后默默点了点头,走回了原地坐下。等念完了经,众人休息的时候,尹秀芳一脸高兴的走了过来,牵起陈欣的手:“欣欣,跟我去拜见红茹大师,她说要帮你灌顶,这是个好机会!”



  陈欣被带到了红茹大师面前,尹秀芳拍拍她肩膀:“欣欣,快给大师跪下。”



  陈欣不像跪,拗不过母亲,只好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那个红茹大师一脸慈祥的抬起手掌,放在了陈欣头上,然后让她念“我陈欣,从即日起就是佛祖最忠实的信徒,教尊最忠实的奴仆。”



  前一句没什么,后一句对陈欣这种学过历史的人来说是最厌恶的,于是抿着嘴怎么都念不出来,无论尹秀芳怎么拍她后背,甚至轻轻掐她胳膊就是不念。



  一直僵持不下,那个红茹大师脸上有些不耐烦了,眼里闪过厉色,突然厉声喝问:“你到底是谁!”



  陈欣被她吓了一跳,心虚的说道:“我是陈欣。”



  ”你母亲是谁!“



  “我妈妈就是她。”陈欣指着尹秀芳。



  “不,你不是陈欣!”红茹大师突然咬牙切齿,手死死按着陈欣的脑袋,周围的一帮男女这时围了上来,帮忙摁着挣扎不已的陈欣,尹秀芳流着泪说道:“大师,她就是欣欣,她是我女儿。”



  红茹大师哼了一声,回身拿了不知道做什么样的清水,让周围的人摁着陈欣,把她眼睛扒开,不断往眼珠里浇水。



  “说,你到底是谁!你什么时候附身的!”红茹大师把水递给旁边的人,让人揪着她头发扳平起来,往她鼻子里灌水,红茹大师则伸出另一只指甲很长的手掌死死掐着陈欣的脖子,再加上鼻子里不断有水倒灌进来,那种濒临死亡的窒息感让陈欣痛苦极了,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死掉,眼珠通红说不出话来。



  “现在我问什么你就点头或者摇头!”红茹大师凶神恶煞的问道:“你是不是陈欣!”



  陈欣拼命想点头,可有人揪着她头发往下扯,好像要把她的头皮都扯下来,她只好屈服的摇头。



  红茹大师眼里一喜,又凶神恶煞的问:“你是不是一直俯身在陈欣身上!”



  陈欣没法摇头,精神意志在这帮人的强制手段下彻底崩溃,流着泪点头,然后那红茹大师把手按在她头上念念有词,过了好一阵才让人放开她。



  “你现在是陈欣吗?”



  陈欣点头,红茹大师又说道:“你是陈欣,是佛祖最忠实的信徒。”



  “我是陈欣,是佛祖最忠实的信徒。”怕再一次被这些人折磨,陈欣只好跟着念。



  “你是陈欣,是教尊最忠实的奴仆。”



  “我是陈欣,是教尊最忠实的奴仆……”



逍遥神医李峰明月 https://www.lnwow.com/html/book/44709_16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