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第845章 没什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不好!你以为我是什么大人物啊,去医院能够有特殊待遇?没特殊待遇,排队就能把人给排死,而且,搞不好被人认出来就更加麻烦了,怎么可能一两个时辰就搞定,别说是一两个时辰,就算是几分钟也可能错过了时机,一旦错过了时机,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我们想见的人了,错失个大机遇……”

  “那也不能工作起来就不管身体了呀,你听我的,大不了就花半天时间呗……”苏音抱着游子诗的手撒娇。

  “别闹,这样,我答应你,等目前这件事情给办完了,不管成败,我都去医院做检查,好不好?!!!”

  “说话算数!”

  苏音想了想,也不好再强行作坚持,否则会显得像是那什么似的,不吉利,于是笑着答应了,才一张口,却不提防游子诗如饿虎扑食般,搂住了苏音的蜂腰来了个飘逸的转身,并且堵住了她的那张香甜的小嘴,才一大清早的,就把昨天在门口的情景重新演绎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被按在门板上门咚的人不再是游子诗了,而是苏音她自己……

  说话算不算数游子诗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和苏音一起做这种互相进攻互相吮x吸蜜汁的事情,却是算数的,可是高达一比一千的比例……

  结果,几分钟后,这还没有出门呢,苏音的双s腿就软了,身体烫得不像话,而游子诗呢,也只好转身先跑了趟厕所……

  两人出门,直奔火车站去坐动车。目标地是鹏城。

  这趟旅程长达十一个小时,因为事先没订票,当天的飞机赶不及,而又没有高铁可以坐,所以,就只有动车的选择了。

  游子诗一天都不想耽误,必须第一时间将张三和李四两兄弟给纳入麾下。

  过去,游子诗一直是单打独斗,但现在,他渐渐明白,抱团才是硬道理。一个人形单影只,只有组团才能更好的去南征北战。

  河道上,游子诗不停的将墨镜从实体和彩瞳之间进行着切换,并且变幻着各种不同的造型与颜色,引得苏音啧啧称奇,恨不得也拥有这么一款酷炫自如的眼镜……

  很快,火车上。苏音坐在靠窗的位置,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游子诗的肩膀上,两个人小声的聊着天,排遣着旅途中封闭空间里面的单调。

  “我们得先盘算一下,要是张三李四两兄弟根本不买我的账怎么办?”游子诗又兴奋又不无担心道。

  “怕什么?我有办法!”苏音信心满满道。

  “你有什么好办法?”游子诗很好奇。

  “到时你就知道了,放心,这个办法超好用!”

  “行,看你的喽!”

  “游子诗,我怎么感觉,现在还有点像是在做梦……”

  “怎么啦?”

  “你昨天突然杀回来,我都一点准备都没有,然后,你又突然向我坦白了这么大的一个计划,到现在我还感觉脑子在飘着呢……”

  “那可能是因为昨天我和你一说完事你就去睡了,然后今天现在呢,才刚起来就又坐车,坐车也一样,容易泛迷糊……”

  “你说,这么离奇的事情,还有你那个离经叛道不走寻常路的计划,我怎么就好像轻车熟路似的,相信你了呢?”

  “我想,还能有什么原因,因为你傻呗!”

  “去去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傻,你干嘛还要我?”

  “因为脸蛋好看,身材劲爆啊,这样的傻女才好玩……”

  “你,气死我了啦!你又把我当玩具!”

  “不然呢!”

  “当然是你背后的调t教师,还有看护师,营养师,和人生导师!”苏音扳起指头数。

  “行,准了!”游子诗伸出只勾勾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别,不要……”

  “又不是整的,怕什么!”

  “那也不行啊,就算是个再好的玩具,也会弄坏的!何况我还是个大活人,得爱惜着慢慢玩!”苏音狠狠的瞪了一眼游子诗,津了津鼻子,那眼神特别的哀怨,而那模样却又特别的顽皮。

  游子诗坏笑,抓住了她语句里边的漏洞:“我听说大多数人形玩具的身上会有些机关,一按就会响,我来试一试……”

  游子诗一边说着一边亮出了猴子摘桃爪,往苏音的身上探去。

  “嘻嘻,滚蛋!不要,旁边有人!别让我出洋相!”苏音双腿离地,弓了起来,双手也迅速在胸前摆好,呈着防御的姿势,娇笑出声,连连的告饶,游子诗明明还没挨着她呢,她就像点了笑穴似的,灿若桃花般的笑起来,却又连忙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怕被车厢里别的人听到。

  两个人都戴着墨镜和口罩,尽管如此,车厢里也毕竟是公共空间,游子诗连忙收敛了正形,不想因两人私底下的一些亲密性举动影响到了其他人,显得太不雅……

  虽然嘴上笑说苏音是傻女,但事实上,游子诗心里对于苏音的支持却很感动,就像她自己所说的一样,一般人在得知了有墨镜这种黑科技神器之后,肯定都会选择一条相对来说显得容易的道路,而自己却在告诉了她墨镜的秘密以后,同时还提出了一个弃易取难的计划,她不但没有去阻止,反而还勇敢的支持,这就是她深深打动和吸引自己的地方了……

  显然,她听懂了自己。

  果然,还是天真无鞋好,就像苏音所说的,只有天真无鞋的孩子,才会喜欢泥泞,也不俱怕荆棘……

  而苏音的确就像她自己所声称的驯兽师一样,懂得什么时候去让男人释放自己心头的冲动与压抑……

  心内没有野兽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就算女人成功的压抑了男人体内的野兽,那也并不是成功,那只能叫“闰土”。

  年少的闰土之所以勇敢而机灵,正是因为他“不懂事”,等到他变得“懂事”了,被某些东西给完全束缚了,也就变得木讷了,谨小慎微了,泯然众人矣。

  想要自己的男人顶天立地,就得懂得善于驾的驭他体内的野兽。何时该放纵,助他一臂之力,成为他纵情驰骋的草原,何时该劝他收心,温柔如水的将他给拦住,让他浪子回头,万万不要走错路。

  这是一门学问,也正是女人的大胸怀。

超级墨镜 http://www.lnwow.com/html/book/41/419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