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努力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还敢回去?你以为那些人会跟你善罢甘休?还是说你现在翅膀硬了,嫌妈烦,根本就不想管我们这两个老不死的东西?”

  “妈!不是这样的,我是怎么样子的,难道你还不明白?”游子诗急了,变得很大声。

  “别冲我这么大的声音吼!算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还用得着需要我同意?你走,你最好现在就走,死在外面,不要回来!”

  妈妈愤然起身,走进了房间,哐当一声,使劲甩了门,坐到了床上,过了一会儿,传出呜呜的大哭声。

  哭声中,还间杂着说话,咒骂的声音。

  游子诗想要过去安慰下妈妈,却被爸爸给拦住,怒吼道:“莫管她!一天到晚只知道哭,明明是咒老子死!”

  妈妈在屋子里反唇相讥:“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这个没良心的人不就是想叫我去死,我不会去死的,就算是死,也要带上游子诗一起……我现在百事不顺,就只怨我的老娘,她当初瞎了眼,非说你是个好人……”

  “你有病!”父亲额头上青筋暴出,怒目圆睁。

  两人开始一个在房间里,一个在堂屋里对骂。

  李享无语。

  游子诗本来很好的心情一瞬间全没了,无奈大声道:“爸,妈,你们能不能为了我,别再吵架了?”

  没人理他。父母两个人现在都是暴怒和走火入魔的状态,停不下来。

  哥哥点起一根烟,甩门走了。嫂子叫他也叫不住,也是很郁闷,抱了孩子回房了,小侄儿被吓得不停哭。

  游子诗听着父母彼此用难听的言语指责和辱骂对方,看着他们此刻不堪和陌生的模样,心里如刀绞。

  亲近,温暖,就像阳光普照的家庭气氛此刻荡然无存了!

  简直如天堂地狱的区别!

  他们有的时候真的是天下最为完美的父母,可有的时候,却让游子诗感觉到恐惧和害怕,怎么也不肯相信……

  前一秒和下一秒大相径庭,让人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吗,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成长的过程中,很多时候,游子诗都在思考这样的一个没有解答的问题。

  这也是游子诗为什么年纪轻轻,只有二十岁,却有着一颗仿佛达到两千岁心情的成熟心灵的原因。

  他的心理年龄远比外表老。

  游子诗怒了,冲父亲吼:“你不要再说了!”

  你们都说很爱我,可是,为什么不能为了我,选择放弃争吵,彼此都低头,这是家人啊,不是仇深似海的敌人啊!

  为什么要如此倔强?!!!

  游子诗暴跳如雷的样子终于使父亲沉默。而母亲在房间里面再次开始呜呜的哭起来,并且一句又一句的说了个没完,听起来,语气和声调都似有了不小的改变。

  那声音就像是唱一种古老的调调。

  通常这种调调只会在两种场合里见得到,一是女儿出嫁时,娘家人会哭,一般是母亲来哭嫁;

  二是有人死了,出殡的时候。这是哭丧。

  此刻,妈妈说话就是这样的调调。

  游子诗的心里一惊,脑袋里猛的一轰,连忙钻进房间里,只见妈妈正坐在床头上,眼神呆滞,泪流满面,用一种苍老的语气自言自语道:

  “你现在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我晓得你怪我,我哪里晓得,他是这样的人面兽心……”

  半说半唱的调调以及母亲的神情让游子诗感觉到痛心和毛骨悚然——妈妈现在的模样,是被姥姥附身了!

  游子诗只好坐在床头边,握着妈妈的手,柔声安慰她:“妈,你别这样,你相信我,要不了多久,我们家的日子就会过好的,我一定让你们享福好不好……”

  妈妈不听,只是怪腔怪调的哭:“你是子诗吗?你莫管我,你给我让开,你去把你爸叫过来……”

  游子诗出生的时候,姥姥的眼睛就已经不太好使了,再加上游子诗并没有在农村呆过,因此,对游子诗不熟。

  游子诗连忙出来叫老爸。

  爸爸不肯动:“你别管她!她就像是个神经病一样……”

  “爸!你就哄哄妈不就完了吗?!!!”

  爸爸板着脸,走进了房间。

  “你这个死男人,做么事对我的女儿这么坏?当初我们两个老的还都把你当好人,你现在搞成这个样子,让我女儿跟着你吃苦,你还敢打她骂她,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爸爸不作声。

  游子诗只好打圆场:“妈,爸脾气不太好,他知道错了,你就别再紧抓着不放了,一家人有个什么好吵的呢,没完没了的伤的不还是自己的家人……”我

  妈妈不听,继续讲“姥姥”的那一套说辞,哭哭蹄蹄的。

  一晃,个把钟头过去了。

  游子诗的耳朵都快听得长出老茧了,恨不得也像哥哥一样甩门而出,但自己的性格却又做不出来这种事,虽然老爸老妈之间的这点事早已经从小看到大了,早已经明白了不管自己怎么做都无力,但却还是没法将他们甩下,怕他们打架……

  游子诗感觉到清醒,而绝望……的

  笼罩在家庭温馨气氛之上的阳光已经悄悄的溜走,此刻只剩下灰色与阴暗,吸进嘴里,压在心里,令人喘不过气,觉得窒息。

  游子诗沉静决然道:“爸,妈,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就像我以前所说的一样,如果你们觉得不合适,过不小去,彼此之间带来的,更多是痛苦,那么,我支持我们离婚!”

  妈妈小声的呜咽。爸爸铁青着脸,仍然不作声。

  游子诗再向妈妈进一步说道:“妈,你要是觉得爸不好,没问题,你们俩离婚,我可以养你!我单独给你找房子,怎么样?你放心,只要你说一声好,就算爸不同意我也有办法,以后你就是自由的……”

  妈妈的身子抖动了两下,不哭了,回复了正常的声调对游子诗说道:“傻儿子,这个不管你的事!”

  说完,转而用冷淡的语气对爸爸道:“去,给我老娘买一点纸钱,在路边烧给她!”

  父亲不动。

  游子诗使劲的推了推他,父亲这才起身,出门买纸钱去了,十几分钟后,父亲回来,拿纸钱在妈妈头上转了转,说了几句话,然后出门找一处路边,烧给过世的姥姥去。


超级墨镜 http://www.lnwow.com/html/book/41/419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