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第626章 我去两千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次看到朴树是在中央电视台的综艺大观的节目上。他站在台上,很安静地站着,唱那首后来被大家熟知的《白桦林》。和其它很多人一样,我也是从听《白桦林》开始接触到朴树的音乐的。

  唱《白桦林》的时候,朴树有很长很长的头发,给人的感觉是比较沉静的。那个时候他作为一名年轻的刚出道的歌手,还没有什么知名度,我第一次听他唱《白桦林》,觉得他唱得蛮好听的,只可惜不怎么出名。没想到第二次看到他的时候就是在央视的春节晚会上了。他还是唱《白桦林》,还是那么安静地站着,似乎与春节夜晚的热闹无关。然而,想必这次在春节晚会的演唱,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了他吧。

  朴树的第一张专辑《我去两千年》好像并不怎么火,比起他的第二张专辑来,受欢迎程度似乎小许多。他的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在第一张专辑后历时四年才写就,在音乐风格和表现方式,音乐中所表露出来的心情与思想等,都与第一张专辑有不小的改变。然而,这第一张专辑,却可以说是朴树音乐生命中的一个里程碑。

  那个时候朴树还很年轻,甚至可以说很纯真,所以写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挣扎的透彻在里面,有一种反抗,有一种绝望,有一种无奈,有一种骄傲在里面。那个时候他既感到狂喜的快乐,又体味到透彻的绝望。

  他想做个英雄,“我是要做个英雄,要吃好大的片天空”,可是“隔壁老张对我讲,年轻时我和你一样狂,天不怕地不怕大碗喝酒,大块地吃肉,现在老了就变得胆小与谨微,忘了梦想只乞求能够平安地活着”,于是“现在懂了,这都无所谓,我吃饱就行了”,“有时我很快乐,有时我很难过,直到将来变成老张,活得像条狗。这种现实只能接受,能干干着,不能干看着,这一生会很快地过完”。

  上大学的时候朴树念的是外国语学校。我想他的学习能力,应该说是自学能力应该很好,因为他的英语和法语都很好。他写过英文歌词,还写过法语歌曲。然而朴树心中的乐趣,心中的志愿却并不在学校里那些程序化的学习上,他的内心渴望另一种生活,另一个在他心中悄然升起的世界,随着他抱着吉它自弹自唱的时候会展现得格外清晰,他热爱那个在音乐中展现在他眼前的世界。可是那个世界注定是少有人能体会和懂得的。所以,他难免忧伤。

  年轻的朴树在学校呆不住了,那里只会让他觉得束缚,于是他在大二就退学了。我们不会太清楚地了解到朴树那个时候真正退学的目的和心中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朴树的世界里,他认为退学比在学校里呆着一天天地衰老好多了。就像他在《妈妈,我……》里面唱的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不走,说不清留恋些什么,在这每天我除了衰老以外无事可做,昨晚我喝了许多酒,听见我的生命烧着了,就这么哧哧地烧着了,就像要烧光了,在这我能做些什么,我问我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

  走的路与大众不同,必然会生起许多烦恼与绝望。朴树也是这样。退学后的他一定想在音乐中搞出些名堂,他就呆在家里抱着吉它弹着唱着,开始写自己的歌曲。幸亏上天很钟爱他,让他作为一个音乐天才,拯救了他自己,也拯救了我们这些钟爱朴树歌曲喜爱听他唱歌的人们。

  还有一点幸运的是,他生在北京,生在那个有着很好音乐环境有着许多唱片公司的北京城里,而且,他的才华被高晓松发现。于是,他终于开始正式走上了音乐这条道路。由于他的音乐才华,他将注定在这条路上走得宽广。

  第一首被大众接受的歌曲《白桦林》广受好评之后,朴树推出了他的第一张专辑《我去两千年》。这张专辑里所有的歌曲都是他自己作词作曲的。而且可以称道的是,每一首都会是经典的摇滚歌曲,不管多少年过去,在中国摇滚这个圈子里,他的这张专辑将永远会是被推崇的经典之一。

  写这些歌曲的时候朴树大概二十四岁的样子,很年轻,因为他在《别,千万别》中唱道:别做梦,你已二十四岁了,生活已经严厉得像传达室李老伯,快别迷恋远方,看看你家的米缸,生活不再风花月,而是碗里酱醋盐。去面对那些生存的硝烟,你可知人情冷暖,你可知世事艰险,天真是一种罪,在你成人的世界,生活不再风花月,而是你辛辛苦苦从别人手里赚来的钱……

  这样的歌词我想可能很多人会有疑问甚至反感,这样的歌词也能算作是歌词吗?就像我刚开始听的时候也有疑问,没想到,这样质朴和直白的话语竟然可以被朴树放到歌曲中融合得那么完好,只有天衣无缝可以形容吧。

  而提起《那些花儿》,想必会引起更多人的共鸣。这是一首如诗如画般的歌曲。每次听这首歌曲,我总会感慨,朴树是如何做到的,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可以写出这样一首含蓄而坦彻的歌曲来。

  这首歌的歌词,就像是一首诗,而听他演唱的时候,又像在看一幅岁月随风流动的画面,那里面有歌声中要讲述的一切人物与情节。

  在歌曲的结尾,有一个女孩欢笑的声音,那笑声总让我觉得人生就如同一场伤感却又会自觉得坦然的故事,而朴树则知晓这个故事的精义。然而虽知其精义,却依然难辨真假。

  “那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超级墨镜 http://www.lnwow.com/html/book/41/419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