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第423章 铁三角崩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去往纽约的飞机终于起飞了,在尔子坚的两个亲信的强行拦阻下,将尔少杰给按倒在了座位上。虽然引发了一场闹剧,但好歹最终给平息了,未被机组人员给请下飞机。

  飞机在万米高空对流层中飞行着,尔少杰瘫软下来,双眼之中充满了血丝。

  付豪,我草你m的……

  还有游子诗。被他拿一百块钱来嘲笑过去自己三人那些觉得非常嚣张现在却看来非常傻逼的行为,让尔少杰羞愤难当,恨不得找个地鏠钻进去。

  他的尊严全部被人践踏了。一半来自于“朋友”,一半来自于敌人,现在他被“放逐”至美国,而父亲却以丑闻之姿上了新闻的头条,这让尔少杰抓狂。

  有那么一刹那,尔少杰也曾在费劲的猜想这些事件到底是否与游子诗有关,但是却猜想无果——他不肯相信,游子诗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之大的能量,搞得出这么多的事情来。

  不可能。

  在无限的屈辱与愤怒中,从未受过如此挫折的尔少杰感觉到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在他的心中,充满了对于付家的恨意,同时,也感觉到没来由的畏惧。

  这两种情绪夹杂在一起,让此时的尔少杰感觉到无助。许久,他终于睡过去。

  可是他却睡得一点都不够安稳。

  尔少杰一直在做梦,梦中自己在坐飞机,突然发生了空难,起因却是天空飘来五个字,账单已清算!

  尔少杰大叫着从噩梦中醒过来,往周围一看,仿佛印照梦境似的,他的确是在坐飞机,隔着玻璃和云层,他看不见几个小时以前,底下那个繁华的世界……

  尔少杰拿拳头不停的砸在座位上。

  第二天。

  游子诗早早起来,去三层小楼找苏音。按照行程,今天导师谢欢在鹏城有一场演唱会,已经邀请了两人前去当嘉宾,这对初出茅庐的两人当然是一种巨大的提携,因此,游子诗和苏音都非常的兴奋。

  导师说过了,轻装上阵,不用带衣物等东西,也不用有负担,直接人早点过去就行了。所以两人见面后,便马上叫了车,往机场赶去。

  路上,游子诗刷起手机来,发现,居然就在自己昨晚与室友们狂欢的时候,凌晨一点,娱乐圈中爆出来一个大炸弹:

  著名歌星阮娜单方面发表离婚声明,欲与尔子坚法庭上相见!

  据这份书面文件声称,此次小红帽事件爆发后,对她本人及儿子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作为一个柔弱的女人,她已经无法再忍受这样名存实亡的婚姻,左思右想之后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抉择,因此,将向尔子坚先生提出离婚请求,但愿和平分手。

  本着对自己、家人,以及粉丝和公众们负责的态度,特作此声明,请公众不要过于猜测和指责,还我们家人一份宁静!

  也请大家继续相信爱情!谢谢!

  ……

  游子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居然会起了如此之多的连锁反应,捅出这么个大篓子,这下子,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没想到,果然如那句老话所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局,就算是同林鸟又怎样,真正到了危机来临的时候,还不是各自找了理由或借口,来做逃避,只求自保。

  从这两天的舆论趋势来看,游子诗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也可以世俗的估计得到,阮娜这是迫于压力以及自身事业的考虑,因此,左思右想之下,便决定终结掉与尔子坚这段本来就已经如她所说的“名存实亡”的婚姻。

  游子诗唏嘘着,有点伤感,有的关系还真的是脆弱啊,不堪一击,说断就断,没一点回头的情面与余地。

  这些人,做事可真的是有够绝的啊!

  唉!

  一声长叹!

  游子诗虽想看这些人渣倒霉,但当他们真正倒霉得绝顶的时候,倒又难免忍不住圣母的对他们起了一些些同情。

  我给过你们机会的……

  何必呢!

  但是,这种同情却又并非会改变游子诗原则与做法的那种,仅仅只是一种怜悯而已,换句话说,叫做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凡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游子诗并不会傻到像寓言里农夫那样,就算是同情,也不会去救一条不懂感恩的毒蛇……

  昨晚,给尔子坚打电话的时候,付戴原本是想解释和劝慰一番自己这位老兄弟再说付人聪的事情的,结果电话一通就不自觉的摆起了架子,而且一次次的被愤怒的尔子坚打断了,话就没说得成。

  后来又被尔子坚提起了付戴的痛处,更是把这次谈话给搞砸了,双方不欢而散,各自心里有气。

  身居高位者都有一些臭脾气,付戴为什么那么对尔子坚说话,一者就是因为他习惯了在尔子坚面前这种方式,可以说做是信任,也可以说作是当上位者当习惯了。

  再者就是,付戴本身就是一个高傲而张扬的男人,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性格,加上后天暴富之后养成的乖戾。

  他越是在尔子坚面前摆出一副镇定高高在上的样子,就越是让盛怒的尔子坚讨厌。你儿子是人,难道我儿子就不是人吗?

  尔子坚心想,反正事都已经做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再在他面前像之前那样的装孙子,没法做得到。

  就这样,再加上接下来阮娜的一纸离婚声明,虽然她自己撇清了关系,但却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似的,更是彻底宣布了尔子坚的死刑,同时也将付尔严三家原本数年前曾经一起牢牢抱过团的铁三角一夜之间就悄然打破。

  就算是这一系列事件中还有一些疑点,但是,这三家人之间的隔阂已经产生并拉大了,很难再消除,那些误会也很难再有机会坐下来说得清楚了,而这一切虽起于游子诗,却又不完全因于游子诗。

  是他们之间本就产生了问题,而游子诗恰巧抓住了这一点而已,而这个所谓“铁三角”的崩塌,就算是游子诗不出手,也是迟早的事情。

  游子诗不管他们,随他们怎么窝里斗好了,自己顶多只是像蝴蝶扇了一下翅膀而已,没想到事情就解决得这么彻底了,不由得暗暗的觉得得意了起来,嘿嘿,这样倒舒坦……

超级墨镜 http://www.lnwow.com/html/book/41/419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