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第389章 知道我是谁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游子诗不知道的是,不止自己一个人在找严晶,就连付豪和尔少杰一样在不停的Call他。

  就在游子诗进入酒店的同时,严晶刚刚从一个相熟的朋友家离开,慌慌张张的,和游子诗一样,戴着墨镜和面罩,披着兜帽,拖着一个密码行李箱,就像做贼似的,打了的,向柱子酒店赶过去。

  从昨天晚上比赛结束之后,严晶就和付豪、尔少杰两人分道扬镳了。付豪和尔少杰两个人一直打电话过来,要和他见面,要他身上那两台手机里面的照片,严晶知道,他们抱着和自己一样的心思,想要拿这个去要挟苏音,严晶才不傻,这可是自己掌握苏音唯一的办法,怎么能好了别人?

  于是昨晚提先一步给溜了,躲到一个与付豪、尔少杰两人完全没有瓜葛的朋友家,甚至把自己的车都丢在了电视台的停车场,一天来一直躲避着他们,电话也不接,却去买了一台便宜的智能机,将自己那两台手机里面的照片传过去一些,又订了房,然后去叫了同城快递,将手机和房卡都包好了,吩咐快递在今晚九十点左右送过去。

  送得太早,怕苏音叫了人,有应对。送得太迟,又怕时间上太赶。九十点最好。

  嘿嘿,等到自己强拿了苏音的贞操,到那个时候,就算是自己的条件比付豪两个人要差些,那又怎么样?

  生米都做成熟饭了,初血已拿了,这个时候,就算是苏音,以后想要怎么样,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至于付豪他们爱怎样就怎样。他们要想抢,也行啊。二手货嘛!只要他们能够忍受得了也OK啊……

  至少我不亏!

  严晶一向是三个人中心眼最多的人,三个人一起办事情,基本上每次都是付豪出钱,尔少杰出力,而严晶出鬼点子。这样倒也一直相安无事,但是这一次,为了苏音,严晶知道如果自己不动点脑筋的话,这么一个尤物自己就连碰一下、拉拉手的机会都没有的,所以,就算是对付豪和尔少杰,也留了这一手。

  车到酒店门口,严晶小心翼翼的朝四周看了看,背着包,很快闪身钻进了预订的房间“红楼梦”。

  房间里面黑漆漆的,一点光线都没有。严晶心里瞬间就像过山车一般的大大的失落了,插上了房卡,开了房间的灯,刚过了玄关,手机就响了。

  严晶想了想,接通了电话。

  “严晶,你娘的搞什么鬼?你死到哪个鬼地方去了?”电话那头传来尔少杰的叫骂。

  “你鬼叫个什么,我在家里休息呢!”

  “你敢骗劳资?我和付豪去过你家了,你爸说你没回家!”尔少杰都快跳脚了,旁边传来了付豪的声音:

  “严晶,你搞什么飞机,快点回来,我们在倒飞侠等你,一起商量下怎么玩死那姓游的……”

  “哦,付豪,你们先商量着,我还有点事情,在外面泡妞呢!走不开……”

  “我c你m的!有什么妞比苏音还重要,我看你是脑子里进屎了是吧……”

  “嘿嘿……”严晶心想,嘿嘿,什么妞能比苏音还重要?很显然,因为她即将在我的“床”上等着我随便的泡啊!

  “你是一百年没有见过女人吗?行,你泡你的妞,那你把手机上的照片传给我们,这要不了你多长时间吧……”

  “你们要苏音的照片干嘛?”

  “你好好的泡你的妞,叫你做什么你就赶快做,哪有那么多问题!”要是严晶此刻在尔少杰面前,尔少杰非得一脚把他给踹翻。

  “哦,照片怕是没有办法给你们了,我昨天晚上无聊,刷了新系统,想翻墙,结果刷成砖头了,正想找人修理呢……”

  “你妹的,你两台手机,难道全都变成砖头啦?”

  “嗯,两台手机都刷成砖头了……”

  “严晶,你当我们是傻子是不是?你等着劳资找到你……”

  “好了好了,不和你们聊了,我要挂了……”

  尔少杰的声音咆哮得越来越刺耳了,严晶懒得和他们俩多说,挂断了电话,走进里间,把旅行包给丢在了床边,一头倒在了大大的软床上,正想着要不要给苏音打一个电话过去好催催她,突然,嗞的一声,房间里的电灯熄灭了,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回事?

  严晶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正想起身去开灯,腰间却陡然像被炮弹轰了一下似的,将他单薄的身子给轰飞,重重的退了回去,撞在了墙上,然后无助的倒回到大床上,弹了几下后,像一条死鱼。

  “把衣服给脱了!”

  黑暗中,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严晶在床上佝偻着挣扎,却没有力气爬起来,这个时候,舒软的床对他反而是一种不利,没法借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导致被死死的陷进去。

  腰间火辣辣的疼,脑袋因为撞到了墙上也发木。一时之间,严晶完全糊涂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清楚我说的话没有?”

  “你,你是谁,你干什么……”严晶问道。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黑暗中,一只电棍发起的电流击打空气的锐利响声就像是蛇吐信子一般的叫人毛骨悚然,严晶意识到不对劲,大声的叫喊道:

  “你他m的是谁?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找死!”

  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混社会的原则无非都是以多欺少,以强凌弱,若是打不过的时候,也都是一样的道理——叫人,讲背景。

  我大哥是谁……

  我爸爸叫XXX……

  你等着!

  ……

  严晶话才刚刚叫出声,电棍已经噼里啪啦的打在了他身上,就像是被毒物咬一样,疼得严晶在床上乱弹,鼻涕眼泪立刻全都下来了,像是一条虫。

  刚才不是还很嚣张么?

  游子诗冷笑一声,粗着嗓门问道:“你刚才说,你是谁?”

  “别,别,哥们,是不是哪里误会了,你听我说,我叫严晶,我爸爸是玉海电视台的主持人严希……”

  “严希?还是演戏?”

  “严,严希……”

  “照我说的话去做!不然我让你破相!”

  “什,什么话?”

  “脱!”

  “兄弟,不要,我们都是大男人,我看就没这个必要吧……要不这样,你说,你想怎么样,要钱的话,我给你转账,或者,我打个电话,叫他们送钱来……”

  嗞嗞嗞——

  游子诗跳上床,用脚踩住严晶的脑袋,拿电棍电他的那张小白脸。

  “啊,妈呀——”

  严晶的脸上立刻多出来两道疤痕,叫得撕心裂肺般痛苦。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游子诗从床上跳下来,命令道。

超级墨镜 http://www.lnwow.com/html/book/41/419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