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第211章 苏音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苏音扫视着全场,对着底下邪媚一笑,但那笑意却只转瞬即逝,很快变得一脸正气,同时,将胸中积蓄已久了的力量,转化为歌声,不顾一切的唱出了第一句呐喊。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如果它真的存在那么我一定会去

  我想在那里最高的山峰矗立

  不在乎它是不是悬崖峭壁

  用力活着用力爱哪怕肝脑涂地

  不求任何人满意只要对得起自己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全场观众立刻惊呆,不由自主的大声叫好并鼓掌。我的天,这不是刚刚游子诗所演唱的那首《追梦赤子心》吗?

  那首高难度的,很容易就演变成为车祸现场的原本属于男人的歌曲,此刻在苏音唱来,居然立刻又多了一番新的滋味与体验,保留了男版一样的高亢与撕怒,却多了一种伟大女人的胸怀,在这胸怀里同样有不屈,有波折,有抗争,有无畏,有大道至简、无与伦比的力量……

  很少,甚至可以说从来没有哪个女生能够将男人才能唱出的爆发式摇滚歌曲唱好的,唱出都难,更别提唱好和驾驭了,然而,苏音不仅唱出来了,还唱好了,不仅唱好了,还驾驭了,这种能量远非一般人所能够企及得了的,只能仰望。

  和游子诗一样,这些天以来,苏音的心中何尝没有委屈没有难过,没有害怕和纠结呢?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看到路边的流浪小猫小狗都会牵动到心中柔软的女孩子,她虽然很胆大虽然也心怀阳光但却无力去阻挡那些阴暗,更没有办法去阻挡自己身边的那些爱与恨。

  身为一个先天就突出的女孩子,人前人后受到无数的关注与争议,这却也正是苏音在大学期间一直都保持低调,不肯接触太多圈子的原因。

  红颜往往薄命,注定将被争夺。而在这争夺中,红颜身边的人都将会陷入倒霉的怪圈里,无法自拔。

  面对这种的境况,苏音觉得很难过,很无力。

  所以,她只能从自身上面去找原因,去下规定,去做约束,禁止自己陷入那些纷争里,谢绝与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有往来,拒人与千里之外。

  所以,在学校里面,尽管她有不少的追求与爱慕者,但是,因为她一直以来所尽力奉守的信念,和保持的距离,虽然被一些男女同学们在背后调侃和风传她是个“性冷淡”,倒也相安无事。

  毕竟,学校多少算是个净区。同学们就算追求她受拒,也并不会去做出什么不冷静,或者失控的行为。

  但是,出了这个小“社会”,那就大相径庭了。外面是个大熔炉,大染缸。

  你很难洁身自好。

  因为,在外人看来,洁身自好的同义词就等同于“自命清高”,“孤芳自赏”,格格不入,受不得大众所待见。

  所以,往往最后只能放任自流,同流合污。

  想要保持一个合适的中间状态很难。

  对于苏音而言,她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也想要自由自在无所顾忌的享受青春的美妙与不羁的潇洒,体会浪漫与放纵,在太阳与蓝天底下拥抱快乐,爽快的呼吸,看梦想幻想甚至是白日梦在头顶上翱翔,在阴雨与屋檐角落彼此偷笑,与一个喜爱的男生惬意的拥吻,偷偷的品尝传说中摄魂夺魄的禁果……

  如此种种!

  这才是一个年轻男女本该享受的人生,与难忘的记忆啊!

  更何况苏音的性格,其骨血底里,是满怀着热情而浪漫的基因的,无可抑制!

  因此,造就了苏音情绪与性格的多变。她有时温柔大方,善解人意,显着些百般受用的母性,有时又古怪刁蛮,露出小家子气,像个顽劣调皮的小孩子,还有的时候百般妩媚,甚至闷骚,又变成个小妖精……

  都是几年来压抑所惹的祸。

  从她初初长成一个曼妙的小萝莉的时候开始。想起这几年间父母眼中越来越多的愁意,以及他们口中时不时发出的叹息,苏音就开始不得不变得小心翼翼的,先是离家,后又是在大学期间,拒许多师生于千里之外。

  她是一个天生就有缺陷的女子。

  虽然她不信,但是却知道,这么做,对别人对自己多少还是有好处。

  除非真的有一个人有一天能够出现,破自己的“局”,改自己的“命”。

  所以,当游子诗突然出现的时候,苏音第一次感到心慌意乱了。她怕害了游子诗,却也没法不顺着自己的心意。

  在游子诗面前,有的时候她想要有所保留,有的时候她却又情不自禁的挺胸而出,如此,使得两人越陷越深。

  游子诗为了自己,与Dream敌对,被严晶羞辱,被付豪挑衅,甚至几次三番差点与尔少杰大打出手,虽然每一次都成功的化险为夷,但是,却也给了苏音更大的压力,尤其是在今天,青天白日的,那群来厉不明的混混居然敢撞车……

  在那一瞬间,苏音觉得,都是自己的过错。

  苏音想起了,一个星期前,当游子诗被人在深夜里打伤的时候,当他沙哑着嗓音在自己的搀扶下说着“我站不起来”的时候,当他后来躺在自己的怀抱里,感受着他身心的哆嗦与他眼里露出的寂寞的时候,苏音觉得前所未有的痛心。

  她从来没有这样的为一个异性如此揪心过。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为他的笑而喜悦,为他的顽劣而开怀,为他的喜怒而喜怒,为他的难受而难受。

  尽管游子诗并没有告诉自己,那个与马小咪一起的男人到底是谁,但聪明的苏音能够猜得到,那肯定是个位高权重的角色,要么与Dream组合会有关,要么,就是节目组幕后的高层。

  苏音的心里充满了愤怒。可是,她不问,她也不说。她知道,有些东西男人是不会告诉女人的,强行去了解,会伤了男人的自尊,纯粹属于无意义的自作聪明。

  她只需要留在他身边,用胸怀,用贴心,用言轻语暖,用傻傻笑容,去温暖他,去治愈他。

超级墨镜 http://www.lnwow.com/html/book/41/419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